小毛姆的沙龍照   

除夕。 

拉掉了一身晦氣,清出了半腹濁水;厭厭然,心有瘦身的暗喜。 

小犬莫名跑去舔食牆壁潮濕的遺跡;不久,和了斑駁的好奇被牠嘔了出來。

  

初一。 

冷得怠於出門返家圍爐,於是新年又成每一個昨天。 

不可見諒的薄弱的家庭觀念,是連自己也不能明白為何能懶成這樣。 

想的都是給別人的解釋;還是,給自己的?總之是愈來愈擅於在思究之前便明所有腦部活動俱是徒然--過去現在未來皆不可得--其中,必有開解之堂奧!

 

初二。 

我的電腦桌是父親以前的辦公桌,原是夠大的了,所有硬體擺上去,軟體便侷促地在桌面上攤成一疊落大小不一的紙片,所有剎那下的靈光蒙上生活的塵灰,擦拭的面紙,禿頹的筆尖,一堆橡皮擦屑。電腦桌不是書桌。我的月曆還停留在某年的十二月。

 

雨歇,帶小犬出門散步。85度C的麵包賣光了,轉往超市,賞味期限將至的特價品向是我的首選。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子夜,丑時。暗中的街路變得又寬又大又長又遠。莫名生起回娘家的念頭;隨俗,我是嫁給了異鄉的女兒。

 

-2012-01-24- 

 

  


酒館留聲機:陀螺 

作詞:陳昇 

作曲:楊騰佑 

演唱:葉璦菱 

歌詞: 

 

一條棉仔線繞啊繞 阮的心情從來都袂怨切

以為從今以後你我雙人 永遠袂擱再分開


心頭親像針在那錐 擱那柴頭內有一隻鐵釘仔哩

從來不曾問阮干也有意 繞啊繞啊費心機


若分開來放阮就伊 親像囝仔官伊無聊的趣味

我那沒魂有體的木塊 隨著你的目色在那繞啊繞


不想伊全然沒藥醫 敢是男男女女永遠地心病

我那沒魂有體的柴塊 參像陀螺在繞啊繞


不想伊的花言巧語 講是棉仔線來縛著袂分離

沒影沒一隻空嘴博爛 害阮親像陀螺在那繞啊繞


愛人啊搭心肝 感情不通黑白咀咒

你那親像一個囝仔官 常常找人釘孤枝也

怕要沒命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