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雨時分

    白露爾後已是秋

    透天的光線猶是刺目

    山腳下的街市伸展身軀

    伏案未眠的筆也是一紙白紙

 

    正中午的日頭曝煞

    空氣就開始漸漸溫柔

    微溫的街頭敢攏是歇工的人

    看似輕鬆的腳步下是生活的沉重

 

    夜店猶是菸味人聲跟歌影

    伊是寂寞的一首歌

    有人總是遠遠地想惦惦的聽

    鬧熱的所在心情怎會未通輕鬆

 

    轉去的路途是什麼歇在阮的肩胛頭

    敢是秋天暗暝冷冽的露水

    予我心頭紛紛飄墜着

    異鄉人的無奈跟孤單

 

    -2010-09-11-

    (閩語試作)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