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霄西瓜  

  週六的課堂上,終於吃到了「西瓜甜甜」文中的〝主角〞,真的很甜很好吃呢。長這麼大,可是第一次見到黃皮紅肉的甜西瓜,當然要拍照留念囉! 

  


 西瓜甜甜 文/周立凌


  這一片小小的田地,先栽種花生,收成第一批以後,就種下西瓜子,待花生全部收成,西瓜籐已經蔓延這片田地,這是先生告訴我的。

  與先生相識的最初因為朋友約說要去採西瓜,我從沒有見過西瓜田,也沒有採過西瓜,我跟著大夥兒跑到苗栗通霄要採西瓜,結果沒有採到,倒是嫁入了有著西瓜田的人家。

  每年到了5、6月,通霄的西瓜就可以採收,一顆大約是二十台斤到二十五台斤,水果批發商會來挑選成熟的第一批,他們會在碩大渾圓的西瓜上蓋章就表示訂購,然後翌日全部載走,先生說大約可以賣到八千元到九千元不等,剩餘的就分送給親朋好友。

  這一片田地真的不大,大伯父二伯父不在了,堂兄們也各有事業,四叔父居住在台北,所以這田都是公公與五叔父在整理,大多是種花生、西瓜、番薯還有一些青菜。土地看起來是不多,但是西瓜總是載不完,夏天每回回家都載西瓜北上,除了自己要吃的,還有要分送給住在台北的四叔父、大姑、堂兄、朋友及我的家人。回通霄一定到田裡去走一圈,炙熱陽光下公公總是在巡田地,兒子三歲時隨手撿起小西瓜當作是小皮球在丟玩,嚇得我又氣又好笑。

  先生說通霄西瓜是沙地栽種的,吃起來口感沙沙的,我心想不都是種在沙地裡嗎?不知道是否因為他口氣有著甜蜜驕傲,我竟也覺得它是與眾不同的。回到家裡愛唱歌的公公總是開啟伴唱機,我們動手切西瓜,大人小孩的手上、臉頰沾滿紅紅肉汁。公公總是招呼我:阿娟,擱吃、擱吃,我吃二片就飽足了,搖搖頭表示無法再裝入肚子,這時麥克風會傳出:這含慢!屋頂吊扇拼命的旋轉,夏天總是這樣炎熱又涼甜過癮。

  要北上時候,公公將一顆顆西瓜放入我們那台1300cc小車後車廂,以及大伯那部2000cc房車,後面擺不下,前面座位下還可以放個四五顆左右。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看見大伯的車子也是沉甸甸,這二部車載上的不只是重重的西瓜。

  大伯原來是開一輛八人座的箱型車,逢年過節回家,他會接我們一起回去,據說有一年夏天,大伯載著家人、西瓜回台北,因為過重,在省道上,後車門鬆開來,大西瓜小西瓜掉落一地,紅色肉汁破散滿地,大伯趕緊鎖好車門然後打電話給堂哥:西瓜滴省道落去ㄚ,拰擱載幾粒仔起來。後來這廂型車功成身退,大伯才換汽車,換車沒有多久時間,也因為載著西瓜經過窟窿沒閃過,造成避震器壞掉。

  公公過世以後,由五叔父照顧農田,繼續種著花生、西瓜、番薯,不過這些年叔父不再種西瓜,但偶而還有種番薯,先生說叔父年紀大了做不動,我想應該也是沒有兄弟陪他吧。夏天從通霄回台北的台一線省道上,可以看見路兩旁一攤攤甜美西瓜,北二高通車後我們很少經過台一線,如今也沒有西瓜可以載上台北,小小田地荒蕪在通霄,我們只有從水果攤買西瓜回來咀嚼回憶。

 

 

  ** 本文刊載於2009/03/25 中華日報 **

 

   文章與西瓜,感謝立凌慷慨贊助!

文中主角:黃皮紅肉的甜西瓜 西瓜甜甜 980613.jpg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