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Hopper 

  可以給我一個祝福嗎?

  「什麼祝福?」

  祝福我能夠早日離開。

  「什麼,離開什麼?」

  就是離開。

  「…好吧,我祝福你能夠離開,去到你任何想去的地方……。」 

 

 

 

  「怕人知道的事就不要做。」──母親


  一直想做個直率坦白的人,不需編造善意的、或怕引人誤會造成麻煩的大小謊言來隱瞞,甚至包括我荒唐叛逆的過往,但成長過程裏,迄至現在的這一刻,我仍無法自由自在地過着「沒有怕人知道」的生活。

  從小教導我「怕人知道的事就不要做」的母親,在我上高中之前,對外一直以我的「阿姨」自稱……

  這樣複雜的家庭背景不是我選擇的;我坦然接受上一代的恩恩怨怨與分分合合,也很高興擁有很多不同一般但感情很好的手足,可是關係者因為「別人知道會造成我的困擾」讓我無法對外坦白彼此間的真正關係———以致於,即便是對於真心關愛我的人,我想、卻不能坦誠相待,這樣的我,無法對自己對別人誠實的我,憑什麼去擁有一個真正的「朋友」呢……

  我不要害怕,不要有「不可告人」的事,祇是我無能選擇命運;會有二個母親、幾個同父同母、同父異母、同母異父的手足,不是我選擇的,但我真不覺得那是必須要隱瞞的事。

  因為「會給我帶來困擾」,讓我的生命裏充滿了太多怕別人知道的事,而我厭倦並且疲累極了,我想做一個真實誠懇的人,一個裏外合一的人。不是不能理解別人怕麻煩的想法,祇是他們也不能理解我祇想坦坦蕩蕩的心理。

  我不明白為什麼逃不開這樣的宿命。

  沒人在乎我的分裂;在真摯對待的朋友面前,必須欺瞞不能實言的痛苦,讓我愈來愈無法處理這一切,究實是虛幻的夢境吧;人們所謂「現實的」真實世界對我來說太困難。

  我也痛恨自己的敏銳觀察,痛恨自己總是發現細微處披露出對方真實的想法或感受,我痛恨自己不夠笨到什麼都看不見、感覺不到、並且不會思考———另一面同時證明:我不夠聰明。

  你們習以為常的事,對我來說都太困難。

  我想去一個可以對世界坦白的地方。

  我知道在這裏已不可能有,有人性的地方,都不可能有,我知道———但至少,總會有一個完全陌生、不用擔心會傷害到任何人、或被任何人傷害到的地方吧。
    
  
  -2009-04-19- 

 

   感謝歐洋歌詞提供 

   

 

Les Solitaires / Lucid Beausonge

Que voudrais-tu que je chante cette nuit ?
Et voudrais-tu que je berce ton ennui, 
Que je calme tes illusions de façon
Qu’en ton âme meurtrie naisse une révélation ?

Voudrais-tu que je te chante la tristesse ?
Ah mais laissez-moi devenir ton SOS
Il n’est pas si difficile de faire taire
Les méchants, les imbéciles, nous les solitaires

Garde-toi
Ne les écoute pas
Il n’y a plus rien à prétendre


Quel avenir brillera donc entre tes murs ?
Toutes les idées nouvelles ne sont que murmures
Aux confins de leurs illusions
Ils ne font qu’étouffer le moindre espoir de révélation

Et chanter pour tous ceux qui n’écouteront pas
Ne chanter que pour cette voix qui vient de là
Voudrais-tu que je te dise les raisons
Qui me font vivre ma vie comme une création ?

L’ignorance est-elle un bonheur ou un malheur
Qui sait où elle nous mènera tout à l’heure ?
Mais que nos mains, que nos artères fassent battre
Autre chose que la matière, le fric et l’asphalte
 

 

孤獨的人 / Lucid Beausonge

今晚你要我唱什麼呢?
你要我撫慰你的煩憂
平息你的妄念
讓你被扼殺的靈魂湧出新生的覺醒?

你要我唱憂愁給你聽嗎?
就讓我成為你的救贖
要使那些壞人、笨蛋閉嘴並非那麼困難
我們這群孤獨的人

好好保重自己
別聽他們的話
沒什麼好去強求

你的牆垣之間閃耀著怎樣的未來?
所有新的想法
都只是他們妄念邊界的悄悄話
他們只會扼殺任何一絲覺醒的希望

就唱給所有那些不會聽的人聽
只為了來自另一邊的那個聲音而唱
你要我告訴你是那些原因
讓我的人生本身就是創作?

無知,是幸或不幸
有誰知道它接著要帶我們往那去?
然而就讓我們的雙手、我們的脈搏
鼓舞出物質、金錢及柏油之外的東西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