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s.jpg

  他談他的憂鬱病史

  一時,佛不在舍衛國。他在他的舞池

  以最流行的社交語彙跳著沒有DJ沒有腰

  沒有金鈿,沒有肩的一次比翼

  像長恨歌但更長的

  是我們還活著
  
  
  我們是這樣向靈魂邀舞的

  在天河繞過的水聲裡認識第一個夏天

  在吻與吻的罅隙聽見天河,乃至於

  愛上獨裁者。這世界最獨裁的是回憶呀

  像鐵蒺藜放久了還是長出花

  要忘記的不能因為而所以

  那夜的,痛的,愛的,抽象之後又

  更具體的山脈,在體外緩緩拉高海拔

  又緩緩模糊顏面;在分不清是雪泥

  還是鴻爪的時候,羚羊遠離俯仰的水潭

  母鹿遠離辛波斯卡,來到臥室

  或者去而復來,現在,角掛冬衣頂著胸臆

  不過一具衣架就萬水千山

  如果站在最後一節車廂往後看

  在每一段鐵道的規律裡往後看

  山被拉成直線,平原逐漸加寬

  而宮闕,他在他的舞池

  愈發轉涼

  
  
  【2009/03/12 聯合報】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