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應打從心裏加以剷除。
 
   沒有憤怒的痙攣且不埋怨上天,這種平靜的失望就是智慧。

        ──法國,維尼(A. de Vigny, 1797-1863)


  原想寫些關於自己最近內心面臨的困境,祇是寫不到一個段落便放棄了──我被縛纏住了,我如何描述那種無形的情境,遑論伸出手乞人救助……自清明以來,我不對勁,遇到了一些事,發生了一些事,然而那些這些都算不成什麼事的事,深深困擾我,我失了魂落了魄,日夜如行屍走肉一般的生活,然問題就在這裏,倘我說了,變成怪力亂神,況且我無法清楚的明述──那是最糟糕的部份。
  再沒有任何比此更讓人頹喪無助了。但我必須讓牠們曝露在太陽底下,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也許明天吧,也許我能換個方式說,那應能讓我在試圖解脫時比較不害怕……怕什麼呢?怕被當成是個迷信的人。我不迷信。確實某些過去世的感覺在特殊的時間被喚起,那存在於阿賴耶識裏的烙痕在我身上出現了……



    不可瞠視的強光

    在我們的皮膚上

    塗抹金色的色澤

    在大地的脊背上

    種植充滿能源的根苗

    他永遠清醒

    記得自己的軌跡

    即使躲藏在大地背後的時刻

    也總記得該把另一片天空

    如期還給黑暗


    ──林燿德‧「太陽」



  我的情況大概很糟吧,不然寡言的智者不會對我說了那麼多的話。

  我很害怕。莫名地哭着。

  我不相信有任何東西(不論有形無形)能操控我,但我的「心」呢,它此刻陷入迷失;自清明以來,我再無夢了,無法做夢便無法在夢中體覺它的存在,我想過跪下來禱告,因為上帝曾經聆聽,曾經幫助我走過幽谷,祂是溫和慈悲的長者,祇是頻感有某種力量在阻撓我。

  「相由心生,境隨心轉」,告訴你,我確實相信這個真理。觀我相便知心病,但這病的是什麼病呢?不知病因,我要如何對症下藥呢?──所以我轉不了境,我早該轉境了的,然而我無能,這病便愈發得重了。

  並非沒有及樂事。當我閱讀芥川龍之介的小說時,那便是件極美好的事。芥川寫得真好,我贊歎於文字、情節,尤其人性心理的描述,啊,要如何才能到達他的境界呢?迷人醜陋的人性善惡,瞬間轉折,在他筆下如腐臭般的人世,已經極靠近太陽了啊!


  -2008-05-09-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