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解封閉死者的墳墓開向蒼天;了解我們在世界的結束就是開始。

                ──法國‧雨果(V. Hugo, 1802-1885)


  翻開過去的剪貼簿,那已是十根手指頭都不夠數的更多年前留下的一頁頁興致。有些因為喜歡文章,也有因為欣賞配圖,我將它們一一剪下,重新編排,因為沒用黏貼,影印下來後難免歪歪扭扭不整齊,現在看起來感覺很刺眼,不明白自己當初為什麼不做到100分呢?

  也許過去的我沒那麼龜毛吧。

  現在呢?現在的我的性格改變了多少?是更堅持完美的要求,還是大而化之了呢?這兩種矛盾衝突的性格其實一直都存在於體內,祇是就事而隨之改變,所以我算是一個沒有原則的人吧。

  
  真正的悲劇人物:

  是完全按照原則所應該做的去做,而且能夠做到的那種人物。

     ──德國‧黑格爾(G. W. F. Hegel, 1770-1831)



  真正完成的剪貼頁數很有限,更多是我留下報紙整頁,封箱暫存還沒剪貼整理的,這次搬遷時,連啟封的勇氣也無地直接丟掉了──是的,整整滿滿擠擠的四大箱,你們知道翻看那些有多耗時,一篇篇重新拜讀,心頭傳來一陣陣忽強忽弱的悸動,有時疑惑着自己當初留下來的因素、有時沉緬於突然被喚起的回憶中,決定取捨就像割捨收養多年的孩子,就不說再見地讓它們離開我的身邊,從沒想過是否會因此而遺忘過去。

  青春是多麼甜美的事啊,歡喜地收集着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容易滿足也容易快樂;青春的快樂來得容易也持續得久些,它停留在身體裏愉悅的旋轉跳舞,我幾乎聽得見它們哼唱着歌,它們的歌聲肯定迷人,因為我的細胞賀爾蒙也愉快地慶喜着,水潤煥發,充滿彈性,啊,那令人振奮的精神讓我擁有一對好奇的眼睛探看世界,彷如探險家般時時等待驚喜,剪貼簿上的內容透露着,我曾經青春,並且膚淺得很快樂。


  -2008-05-07-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