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

 使全地球的人類和平和睦

 開創全宇宙中最快樂的星球 


 ─ 詹冰 摘自《變》「世界親族大會」

 
    詹冰,本名詹益川,早期曾使用「綠炎」筆名,是跨越戰前戰後兩代的詩人。公元一九二一年出生於苗栗卓蘭。就讀台中一中時,即嘗試寫和歌、俳句。後赴日本留學,畢業於明治藥專,返台後,業藥劑師。戰後,於一九五八年起任中學教師。目前已退休。

    留學日本期間,自一九四三年起開始寫詩投稿,詩作連續獲得日本著名詩人崛口大學賞識,從此寫詩不輟。一九四四年年底返台,第二年終戰後,開學始學習中文,為中日文銜接時期,持續寫作未停筆的一員。日文欄停止後,詹冰也大約經歷了十年左右,才再重新走入戰後的「中文詩」的詩人隊伍。不過,詹冰在四○年代,以中部詩人為主的「銀鈴會」裡,卻是創作力最旺盛的一員。因二二八事件而陷入低迷狀態的戰後台灣的新文學運動,不但沒摧毀這些中台灣文人的文學壯志,反而激發他們的雄心,他們把原本只是進行作品交流輪閱的鬆散組織《邊緣草》,重振旗鼓把詩誌改成《潮流》,於一九四八年五月推出戰後首見的中日文創刊的油印刊物。「銀鈴會」就是詹冰與其台中地區的文友林亨泰、張彥勳、舊金堆、錦連等人合組的文學團體。

    詹冰在《潮流》上發表的文章以論述為主,頗能見出他基本的文學觀點。例如,應用現代醫學人體解剖的原理,分析莫泊桑的小說,從小說結構必須具備的幾項要素,以圖解的方式解析作品。顯示他有文學作品解讀、剖析「科學化」、「規格化」的想法。又如,他強調文學作品中,不可忽視人的尊嚴,不分白人、黑人,或任何人,「一切的人只要是人,都有與生俱來的尊貴.... 」不得以任何理由損壞。此外,他呼籲詩人寫有良心的作品。他不同意詩人作詩是「像小鳥一般地歌唱」,小鳥唱歌,只是自然發生,沒有「歷史努力」,因此沒有進步可言。詩人的每一篇詩,「必須是一支支小小實驗管」。

    一九四九年四月六日,「四六事件」發生後,「銀鈴會」的精神領袖楊逵被捕入獄,同仁不斷被調查騷擾,主編張彥勳自首,朱實輾轉逃走,埔金被捕後,可能因另涉他案被處決,林亨泰被約談,會務活動因而停止、解散。詹冰的文學活動也幾乎完全停止,直到一九五八年,他應聘擔任中學教師後,才逐漸恢復詩創作,他和林亨泰、錦連等台中文友,後來也成為一九六四年,《笠》詩刊的創刊發起人之一。《笠》就在他卓蘭的家中創刊。詹冰在《笠》詩刊的創刊號,再一次重申了他的主知詩觀,「現代的詩人應將情緒予以解體分析後,再以新的秩序和型態構成詩,創造獨特的世界。」「詩人該習得現代各部門的學識和教養,傾注其所有的知性來寫詩。」顯示他作為一個知性詩人的自覺與自我期許,並未因曾經中斷的文學生涯而變易。

    詩評家林亨泰在論詹冰的詩的知性特徵時說,他的主知詩觀,不同於賣弄、炫耀知識為目的主知,所以不會形成艱深難懂的情形,但他的詩,對於沒有具備相對等的知識的閱讀者,也是無法充分瞭解。因此,他的詩是建立在知性的基礎上,無論創作抑或閱讀,都必須要有「攝涵豐富知識的能力」。

    詹冰被稱作台灣現代主義詩的先驅者,主要是由於他從詩的視覺性特色,發展出「圖象詩」,以及他的詩裡的實驗性特色;許多科學術語、化學名詞出現在他的詩作裡,充分利用物性的可變性和不確定性,以「創造」詩的歧義性,甚而有誘人產尹玩弄文字的錯覺,實則隱喻了詩人的現實觀察心得。詹冰的現代主義早於五○年代現代派的現代主義,也顯然不受現代派的影響,他並沒有走紀弦的陣營,隨著「移植」的浪花起舞,有些詩,還是相當寫實的。他和戰後從現實主義出發的本土詩人間,仍然站在緊緊相連的同一塊土地上。

    即使是他那強調從感覺出發的「圖象詩」,如〈山路上的螞蟻〉、〈雨〉、〈水牛圖〉、〈二十支的試管〉等,都不是只追求視覺上的效果,螞蟻詩可以看到成群結隊的螞蟻合力扛著食物前進,水牛詩可以感受到農民的生活,〈雨〉帶給人雨勢的沉重....,都有現實生活的指涉,但圖象的情趣,卻被充分發揮出來了。

    詹冰認為詩人的類型有三種,思想型、抒情型及感覺型。他自己應該被歸類為感覺一型。如果配合前述知性主義的詩觀,詹冰的詩主張,其實可以歸於「經驗的連結和擴大」一語予以概括。所以,即使他把創作的對象由成人知識分子轉入純潔的兒童,還是適用他的經驗擴張寫詩理論。他的〈遊戲〉一詩寫道:


          「小弟弟,我們來遊戲。

       姐姐當老師,

            你當學生。」


          「姐姐,那麼,小妹妹呢?」

          「小妹妹太小了

          她什麼也不會做。

          我看──

          讓她當校長算了。」



    這首詩的重點在什麼都不會做的人當校長。在兒童的世界裡,是訴諸直觀得來的印象,在成人的世界裡,則構成嚴厲的反諷,但經驗則是可以連接的。這雖然是詹冰詩的另一個境界,本質上視詩創作為知性活動的信仰是不變的。

    詹冰已出版的詩集有《綠血球》、《實驗室》、及童詩集《太陽、蝴蝶、花》、及詩、散文、小說合集《變》等。

 
        圖:詹冰夫婦


     水牛圖╱詹冰
 

    擺動黑字型的臉

    同心圓的波紋就繼續地擴開

    等波長的橫波上

    夏天的太陽樹葉在跳扭扭舞

    水牛浸在水中但

    不懂阿幾米得原理

    角質的小括號之間

    一直吹過思想的風

    水牛以沉在淚中的

    眼球看上天空白雲

    以複胃反芻寂寞

    傾聽歌聲揮聲以及無聲之聲

    水牛忘卻炎熱與

    時間與自己而默然等待也許

    永遠不來的東西

    只


    等待等待再等待!


    -詹 冰.一九六七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