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小表哥的女兒宜君(左)與虹汝

    初二返鄉,這幾天都住在大表哥家裏,但是帶給我最快樂的回憶,卻是這二個小女生──宜君跟虹汝……

    週末,二哥、二嫂和小弟南下一同參加週日的祈福法會,臨時決定搭二哥的順風車返台,讓我最猶豫不捨也是這二個小女生
……怎會有這麼大的魔力呢?明明老是很無辜地硬被她們拉去玩「抓鬼」這種小孩子遊戲,不過是幾個夜晚短暫的相聚,玩樸克牌、拍照、泡咖啡……她們玩「抓鬼」,結果卻把我的心抓去了……



    君君是個細心敏感的小五女生,初次見面時,也許是害羞吧,她會先「觀察」一下子,不像小小很快就進入狀況;但是她的細心體貼意外的「早熟」,總是給我帶來意外的窩心。

    喜歡她單純的「喜歡」,想到就行(v.),標準射手個性。

    有一晚,我嫌三合一咖啡不夠味,當時尚未決定會留宿多久,遂問了「全方位大賣場」的位置,暫時「告假」出門去買,在樓下遇到二表嫂(君君母親),才知原來「全聯社」也在附近,便往全聯社的方向去了;待買好回到小表哥家,沒會兒,卻見君君提著「全方位」的購物袋回來,猜想她是怕我找不到吧,找了藉口也去購物,當看見她提著袋子飛快地從樓下跑上來時,心底的意外難以言說,但真的很是感動──多麼細心體貼、教人疼愛的小女孩啊!可惜她現在還不能有手機,不然真想傳簡訊告訴她:姑姑很想妳呢……

    許是直覺的契合吧,覺得君君的個性本身具有藝術的質地(或說是天分吧),譬如敏銳的觀察,這方面她有;懂得「細微觀察」不容易,有些人一輩子學不來,但君君在我告訴小表哥新的手機號碼時,居然偷偷記了下來(可見她想得遠);當我告訴她Blog名稱的隔天,她偷偷告訴我:她已經把它加入「我的最愛」了;原來她沒有E-mail,但回到台北的當晚,馬上就收到她二封電郵……真是個行動派的氣質小美女。

    喜歡她抱著我喊「姑姑」;喜歡她當知道我要回台北時,為我想盡藉口和種種難以辯駁的方法「幫助」我留住下來……譬如:可以住在她家、可以跟她一起睡(讓小小睡地上)、可以跟她們一起吃飯、可以用她家四樓的電腦、可以到樓下的「OK便利商店」打工、不然前面也有「7-11」──居然連工作的問題都幫我想好了……哎,這可愛單純的小女生。

    我不禁想像我們的未來:很快的,她便要升上國中,到那時候,她還會這麼喜歡姑姑嗎?她還會膩著我,叫我「不要回去啦,留下來,再住半個月,起碼半個月就好嘛,拜託啦……」嗎?──想起她認真學泡咖啡的模樣,我多期望她也會喜歡並欣賞文學藝術……閉上眼睛我想像,也許有一天我們也能熱烈而興奮地討論著作家及其作品、一同去看電影、欣賞畫展、參加藝文活動……倘有那麼一天,那該是多麼美好的未來啊!





    虹汝在家排行老四,是最小的一個,小二女生,天真熱情不畏生。本來我喊她「汝也」,她反應機靈,立刻就記住了,問她知道怎麼寫嗎?她小小的食指在空中比畫,正是,「老師有教過」──幾次觀察,我很訝異她總能知道別人所指說的字是哪個字。

    週末(1月5日)二堂姐家娶媳婦,喜宴上終於見到多位多年不見的親戚;小堂姐看見虹汝便叫她「盧曉曉」(虹汝姓凃,排行最小,「盧曉曉」意指「脾性很盧、很黏人」),我忍不住笑出來,果然,真是用詞精準、形容貼切。小小最常掛在嘴上的就是「不要」「不要」──對於自己想要達到的,她很堅持、絕不輕易妥協。

    她最喜歡拉我陪她玩「抓鬼牌」──大概那是她唯一會玩的遊戲吧。但我對她第一個印象卻是在她更小的時候,也許才剛上幼稚園呢;當時隨父母返鄉,順道去找小姑媽,那時小小就黏在小姑媽身邊──在讀佛經──「哇,這小女娃佛緣很深呢!」我頗感驚異。大字識不得幾個,卻能順暢如流地以閩音唸讀出來,僅偶爾停下來拉著小姑媽問:「阿嬤,這字怎麼唸?」──真是太厲害了!

    現在雖然還會唸讀佛經,但上了小二的小小顯然有更重要的事讓她去忙了,譬如說──忙「抓鬼」。經常在店裏見到她時分明兩手空空,只頃刻間手上就冒出一副牌,已經在發牌了呢,若非她動作快得迅雷不及掩耳,就是她處處都有備無患。

    「汝也」雖被叫成「小小」,但確實她很機靈、善變通、應答如流,挺聰穎的一個小女娃。但因為年紀太小,有時難免分不清狀況,尤其在玩抓鬼牌的時候,知道有人抽到鬼牌了,就興奮地賊賊偷笑,完全忘了她是下一位要抽牌的人,這樣的天真、不知「危險」,實是極可愛的呢!





     更多這裏


    -2008-01-06、07-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