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新居書房外夜景

    遷居滿一週就遇上停電。凌時十二點,整棟樓陷入黑裏,對門鄰居大呼著大小家人的名字,然後匆匆奔上頂樓天台,在那兒他們加蓋了一間小屋,或許備有發電機吧。我已備好漆著金色四字「招財進寶」的兩支胖胖紅蠟燭,點上了,沒比外頭街道的路燈亮多少。
    才十二點,卻是我精神正好的時候,不能上網做些什麼好呢?──嗯,份外闃靜的夜,就著兩盞燭火讀一遍《金剛經》吧。可是燭光太弱,光影搖搖晃晃,讀不到三分之一我雙眼已疲,後來竟發起疼來了,頓時想起漢代匡衡鑿壁借光的故事,猜想他的眼睛度數一定很深吧,也許還帶有嚴重的閃光
……可是,我還是半昏盹地把經文讀完了。

    才一點多,不甘心這麼早睡,起床煮杯抹茶麥片吧,幸好有瓦斯爐,但是鍋子是前房客留下的,先刷洗,不動手還好,一動手就把其他鍋子、杯子、湯匙筷子、擦手巾掛和我心愛的熊寶寶都一起洗了──為什麼我要這麼刻苦地在燭光下洗洗刷刷呢?真是奇怪的個性。洗好抹茶麥片也涼了,是天冷的關係,我安慰自己。

   再來呢,找出了父親給的小收音機,是股東大會送的贈品,有音樂聽聊勝於無,換上電池,嘿,原來它還有照明功能呢,真好!不過──它沒有外放喇叭,得用耳機才聽得到音樂,我開始翻箱倒櫃,試過所有手機專用耳機,偏偏它需要的是最簡單普通的耳機,唉,音樂就在裏面,近在耳前,就是聽不到,只好放棄了。

    走到書房窗口,外面下著雨,原來是為了夜間施工的緣故才斷電,看著作業工人頭戴安全帽在雨中穿梭來去,大部分的工作人員都沒穿雨衣啊!──過去大哥、二哥他們承包捷運水電工程時,也經常排有夜間施工的作業,「夜間施工」有時在站內、有時在站外,若是遇到下雨,也是像他們一樣淋著雨,手拿工具、背著重重的線材爬上爬下、奔來走去地趕著作業時限吧
……老天爺啊,讓雨停一停吧,不穿雨衣其實是為了工作方便,也有安全上的考量,可是會感冒的啊!大哥二哥也是這樣淋著雨,所以才經常頭疼,老天爺,幫幫忙吧,讓他們能順利完成進度,讓雨停一停吧!望著底下的「大哥二哥」們,我突然覺得好不捨,他們的家人若是看到,那要何等的心疼啊!

    雖然雨沒停過,幸好雨落得也不大,在夜裏反而有種稀微的感覺。

    是三點多了,正在我準備上床的時候,電突然提早來了!──這傢伙,害我又捨不得睡了
……





圖:辛苦的夜間施工人員


    -2007-12-24-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