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塊豐沃的土地養育了我們……,同時將永遠地提供我們子孫以生活之糧及青翠欲滴的生存空間。
 

    ─ 葉石濤 《沒有土地,哪有文學》


    葉石濤,小說家、台灣文學理論家、台灣文學史家。公元一九二五年,出生於台南市。中學時期開始寫小說,十九歲時,作品首次獲得西川滿主持的《文藝台灣》刊出,不久又應聘該雜誌助理編輯。西川滿是日治時代著名在台日人作家,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國文學系,崇尚唯美主義,具有濃厚的浪漫文學氣質,因此,葉石濤文學的啟蒙階段受其影響。

    戰後,葉石濤是擁有「日治時期作家」身份、投入戰後台灣新文學重建運動中,最年輕的成員。他積極參加龍瑛宗在「中華日報」日文版「文藝」欄,用日文撰寫小說和隨筆發表。自稱開始撰寫日文長篇小說,可惜原稿日後遺佚。二二八事件後,歌雷在「新生報」主持「橋」副刊時,他也是最活躍的成員,發表多篇小說作品,並涉足台灣文學史的論述領域。「橋」副刊之外,他也同時在「中華日報」的副刊「海風」及「公論報」的「藝術」等刊發表作品。之中不少是評論,列論湯瑪斯.曼、毛姆等世界知名作家,有意引進西方文學思潮,為新文學重建運動加溫。

    一九五一年,捲入白色恐怖浪潮,被捕入獄,坐牢三年。之前,他已能用中文寫作,是最早跨越語言障礙的「日治時期作家」之一。但入獄事件卻使得他整整遁隱十年,沒有參與文學活動,直到一九六五年,才再度加入台灣文壇。

    復出的葉石濤,加入吳濁流創辦的《台灣文藝》陣營,成為最重要的一支本土文學評論健筆,填補了戰後台灣文學因遭遇白色恐怖、作家普受驚嚇,缺乏文藝思潮灌注、文藝理論探討而貧血的文學蒼白現象,深為本土文學倚重,葉氏也透過對本土文學現象不斷的討論,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台灣文學理論。

    同時期,葉石濤也是一位小說創作者,並且寫出了台灣文壇僅見的浪漫主義小說。大約六年間,他陸續發表了不少風格獨具的小說,著名的作品有《葫蘆巷春夢》、《採硫記》、《羅桑榮和四個女人》、《晴天與陰天》等。這些作品所具有的浪漫主義色彩,很可能是他用來對抗白色恐怖鷹犬的一種手段,但也可能是他在創作啟蒙階段,得自法國文學和西川滿的影響;不過,葉石濤不是耽美的唯美主義文學者,這些作品的骨子裡,仍有深刻而沉痛的現實人生體驗作基礎。

    葉石濤在詮釋自己的創作時說,因為他經歷過人世間所有的齷齪、慘酷、自私,始終在極限狀態下過活,使得他的作品能表達出澈底咀嚼過人生之後散發的況味。作為浪漫小說在台灣文壇的示範,他在小說裡表現了透視人生又玩世不恭的個性,往往把辛酸不已的遭遇、愁苦不堪的經歷,以滑稽突梯的情節和語調惹人發笑,幽默不是他的文學特質,需要深一層感受的神祕、陰鬱、凝重,甚至殘酷、冷漠的生命本相,才是他的文學真正的指向吧!

    從事台灣文學理論的建構,是六○年代的葉石濤對台灣文學最大的貢獻。一九六五年,他發表論文:〈台灣的鄉土文學〉,宣佈台灣新文學的傳統發軔於日治時期,歷數了自賴和以降,迄戰後綿延不絕的台灣文學傳統,並且還引用顯然是受到西川滿文學影響的「地方主義」,強調文學沒有不是從環境特質、歷史背景挖掘創作題材的道理,為台灣文學的本土化奠定了理論發展的基礎。這篇論文裡他也立下了以整理台灣作家作品、誓將寫一部台灣文學史的宏願。從此,評論家也逐步取代了他小說家的身份。

    葉石濤完整的台灣文學論出現於一九七七年發表的〈台灣鄉土文學史導論〉。本文是他為日後寫作《台灣文學史綱》預備的序文,也是他的台灣文學史觀的表述。這裡強示了台灣文學誕生的自然環境和人文歷史條件,以反帝國主義、反封建為主訴的台灣文學,實際上又以「台灣意識」為創作的終極依據。主張台灣文學是以「台灣為中心」寫出來的作品,台灣文學寫的,必須是跟廣大台灣人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事物,反映台灣人民被殖民、受壓迫的共同經驗。〈沒有土地、哪有文學〉,這個觀點成為日後「鄉土文學」運動,論述最重要的依據,也是本土化運動的起點。葉氏自己也據此完成了戰後以來第一部台灣文學史。

    葉石濤文學可以說是戰後台灣文學運動不可少的一座指標。八○年代完成《台灣文學史綱》之後,他又重拾小說創作之筆,除了完成以四○、五○年代生活經驗為背景的《紅鞋子》系列作品外,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以西拉雅族為背景寫的《西拉雅族的末裔》,不僅使已經形同滅族的平埔旅人躍進台灣文學的舞台,也因此掀起文化界一波又一波的先民遺跡考察熱潮。葉氏雖然在八○年代宣稱他將回到小說和回憶錄的寫作,認為自己扛著台灣文學史和理論的十字架走了夠遠的路,夠辛苦了,但他不能忘情於為台灣文學找出路、尋方向,也早已身不由己了。九○年代,他登高呼籲:〈開拓多種族風貌的台灣文學〉,雖然不再是雄辯滔滔,卻寫出《異族的婚禮》系列性的作品,率先以創作實踐自己的呼籲,展現另一種論述的力量,不愧為終身奉獻於台灣文學理論建構的先驅者。葉石濤在台灣文學的原野墾荒拓土長達半個世紀、文學成就是多面的,出版有小說創作,有文學史、文學評論,有譯作,合計約六十種,然而台灣文學理論的建構則獨步群倫。


    延伸閱讀:
【將就居隨筆】大老葉石濤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