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父親(左一)在祖厝的門牌樓前

  照片中,站在祖厝門牌樓前的父親(左)英姿煥發。如今,門牌樓已拆除,父親也走了,這是父親喜歡的歌:Yesterday once More……

 

  在法師的帶領下,我們為父親誦唸《阿彌陀佛經》,頭七儀式結束時,法師讓我們跪下:要哭,要喚爸爸回來……古早時,沒哭的小孩要被打屁股…… 

  大家都哭了,泣聲地跟爸爸說話。這些日子,母親最是煎熬,悲痛難忍,為了父親的後事,即便在我們全家小孩子的全力支持下,仍難抵抗鄉下親戚龐大的聲勢壓力,信仰裏夾雜不同版本的農民曆和各家「師父」的指示,七嘴八舌,怎麼辦、何時辦,流程地點和擇日的決定一改再改,禮儀師為此跑到人都瘦了一圈,母親對此感到歉疚,還要面對殯儀館執事人員一臉不耐的樸克臉,有時她忍不住低聲自問:到底是為誰辦?辦給誰看?想起父親生前最不捨母親,我心也疼了。 

  父親肯定也會心疼吧。前日為父親辦法會時,好不容易與鄉下親戚協議出的日期,次日一通電話說改就得改。殯儀館的火葬爐和禮堂可不管好日或歹日,沖煞了誰、諸事宜不宜,禮儀師無可奈何地為我們分析變更流程與日期將新增的應付費用,他苦笑着說明,似乎明白並不是用錢便可以平撫所有人的心、按住所有人的嘴。

  頭七儀式開始時,為了始終敲不定的日期,法師代為詢問父親的意見,幾次問笅後終於有了答案,聖笅一出,頓時母親緊繃的眼淚潰堤了──父親果然都知道,他瞭解並心疼母親的為難,問笅的結果回到最初始的決定,而那的確是父親總是方便行事的俐落作風。

  我確信那是父親的決定,甚而也感受得到父親不捨的心情,縱然他走時平靜祥和,帶着我們與佛菩薩的祝福;有時我想起一位朋友總是壓抑思念故親的情緒和壓力,長年下來成為一個沉默低調的人,是否我也將成為那樣的人呢?

  法師說「要哭」,家人們都泣不成聲,而我忍住情緒洶湧的波濤,壓成僅是幾滴落下的淚水,頻頻對父親說:阿爸,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場虛幻的夢境,你看到的、感受到的,所有爭執與傷慟都是假的,都是夢中幻境,你千萬不要受到影響,不論遇到或看到什麼都不要驚惶,你一定要,一心祇唸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祈求祂們引領你到阿彌陀佛的世界,那裏無病無痛,無憂無慮,都很長壽,都很快樂,再不會有任何煩惱病苦,阿爸,你要專心,現在開始,過去、現在和未來都不要去想,一心祇想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 阿爸,我很愛你,但這也是假的,祇是場夢,你不要執着,不要留戀,不要回顧,所有人事物景都不要再想……

  我努力不去想,不去感受失去最愛的人的悲傷,哀慟,在這重要的四十九天裏,當想起父親離世的事實時,我唸阿彌陀佛,一直唸,不停唸,提醒父親深刻的助禱是我此刻最重要的事。多年前,讀到《西藏生死書》裏提到的中陰境界,覺得離我還很遠,總想將來有時間再慢慢來修習,未料,死亡總是來得那麼倉促,當還在祈禱奇蹟出現之際,父親已經向我們告別。

  這時候再來讀《中陰聞教得度》(西藏度亡經)還來得及嗎?我的臨時抱佛腳能給父親多少助益呢?我祇能努力忍住悲傷、尋常度日,至於那戀慕的私情,我不去觸碰,不掉眼淚,不去懷想……四十九天後,四十九天後我會成為一個沉默低調的人嗎?我會是一個無愛無情逃避害怕的人嗎?在四十九天後……

  我知道,父親果然是愛我的。

  即便是在四十九天後……

 

  -2008-12-06-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