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魏斯

 

  噓!別說!

  我還沒睡

  已近凌晨四點

  我回想去年的冬天

  剛搬到新居

  我決定稱它為「蒼蠅旅店」 

 

 

 

  旅店此刻窗外下着雨 

  微微的

  細細的

  冷冷的

  很是孤寂

  想起去年的冬季我一個人

  掛在網路上

  向誰喊冷

  此刻的我已有些微醺了 

   

  我嘲笑自己:

  酒難醉人哪 酒難醉人

  誰能懂我呢? 

  該慶幸麼?仍是一個人

  我已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歌了 

 

  左旋轉 右旋轉

  左腦右腦都是我的腦

  無用的腦 厭人的腦

  經常莫名頭疼撞牆也無用的腦 

  想揉碎榨成腦漿丟到大海還怕污染的腦

  失去自己已經很久了啊

   

  所以我開始預習一個人的冬季

  雙人床上永遠一個人的世界

  便是我對未來的預習。

  

    啊!冷。 

 

  -2008-11-12-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