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到最後,竟是沒來由的孤愁?枕上的小說停留在那一章篇,逃避似地拖,延著──確是預想到此番好的情節就要轉變,雪維絲,妳將要開始墮落了嗎?

  在幸福中的人總是看不見自己的幸福,非是要這樣嗎?照片中的一對璧人何其歡悅,數落著數落著,快樂中的人怎會明白酸楚的滋味?你來告訴他吧,告訴他吧,好好地說;可是有用嗎?能起什麼作用呢?我們不是都知道會如何發展,會有怎樣結果,這便是命運,便是那不可違的命運啊……所以,我們就要認命地,全然接受嗎?親愛的?

  忍耐真是好品德嗎?你在壓抑;好,我不提地球的壓抑、不提社會的壓抑、不提病院裏的人與他們家人們的壓抑,甚至連牆壁裏老舊水管的壓抑我都不提,就閉上嘴巴,也不安慰你,忍耐,真是好樣的品德啊。然後,你看,雪維絲就要開始墮落了,為什麼不可以?怎麼不可以?辛苦了那麼久,誰能像她那樣堅毅容忍,溫柔寬大所有的放肆,為痛苦的溫床澆水施肥,她哪來那麼豐盛的資產堪以揮霍?靠的不就是經年累月一點一滴省儉下來的耐力麼,是的,你最明白忍耐的美德;人生總是枉追尋,天定命定奈若何,就繼續拖吧,延吧,視若無睹吧,反正與我何涉呢?

  反正與我何涉呢,為你,我何苦沒來由地感到孤愁了呢。


  -2007-02-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