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酒客蘭也的攝影作品

  酒館裏真是不乏性情中人,其中蘭也是其一,並且頗不似他給人的粗貌印象,意外細心熱情而體貼。

  因知敝人長期深為睡眠障礙所苦,上週下班後去看過早預約好的門診,即刻遠道趕來酒館,目的祇為送一盒舒眠茶,連晚飯都不及食用呢。

  與蘭也相識於寫作私淑班,課堂上是無法聊天的,幾次課後同車,由初始的客套話進而逐漸熟悉,才發現,原來他也是個怪怪的女孩。學的不是文科,也不是商科,竟是……反正是讓我毫無概念的科系,工作也是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度量衡公司。

圖:超體貼的蘭也


圖:在看可可西里的蘭也

  因為蘭也的工作超忙,再加上奮鬥上進的他正緊鑼密鼓地在準備考試,所以能上酒館的時間真是百忙抽空,身為酒館主人的我當然不能怠慢,特地為他調了一杯冰涼順口的伏特加及獨家秘方烘烤出來的巨無霸三明治,以感謝他帶來超極卡哇依的舒眠茶。

  最高興他一進門就說:真的有酒館的感覺耶!──所以我們拍的照片就取「有酒館感覺」的景來拍──地方雖大,惜限於房子本身格局,「酒館」就祇那麼丁點大,燈光設備尚不足,現有的桌子也不理想,我經常想着如何來調整它;還有面街的那個大房間,到現在還是老樣子,礙於經費,祇能讓它繼續以冷調的樣子存在,成為最寂寞的一個空間。


圖:感覺溫暖嗎?

  我們一起看了電影「可可西里」,片子長,他沒時間一次看完,必須趕回家,於是週日午後再來續攤。

  這次他帶來了超極巨無霸大麵包,強調「放在冰箱冷凍庫二十天,拿出來吃味道還不會變喔」,我吃着麵包目不斜視的說:它應該沒機會進到冷凍庫的──蘭也知道我愛吃麵包,特地買了可長期保鮮的大麵包,不過他可能低估了我在麵包這方面的食量
……

  除了好吃的麵包,蘭也還帶來了電影「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這部根據Ernesto Che Guevara所著《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Latinoamericana: Un Diario Per Un Viaggio in Motocicletta)所改編而成的影片,影片結束後的字幕令人十分感慨。

  「可可西里」裏的巡山隊長日泰為保護藏羚羊,追捕盜獵者而慘遭殺害,影片結束在日泰淨身的葬禮上,片尾字幕記述日泰死後,官方終於開始重視藏羚羊所面臨的絕種危機及盜獵的嚴重性;「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則敘述了 Ernesto Che Guevara 革命思想的啟蒙,影片結束時充滿希望,然而透過片尾字幕仍是帶來了感傷。看似知性的蘭也,其實很害怕傷感的場景,她寧可透過文字來瞭解,其實日泰和 Ernesto Che Guevara 的下場都一樣。

  看完「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蘭也旋即起身,又得匆匆忙忙地趕回家去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天是他父親的忌日……

  晚上獨自喝着蘭也帶來的愛心舒眠茶,讓人情緒放鬆的茶香,紛雜的思緒慢下腳步,我細細體味着難得的清淨,竟絲毫沒有睡意……


圖:看了會引起睡意的茶包裝


圖:可惜氣味無法入鏡


圖:內包裝很特別呢!拍完這張可以喝了……


  -2008-04-21-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