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 Gogh - 房間

  MSN上,你敲下一個問句:「如果我說 我希望可以在你的懷裏安然離去 你以為 如何?」

  「我會感到很榮幸。」我真是如此想的。

  然,若你所言為真,我當如何羨慕你啊。

  也曾想過,在我生命的最後一刻,會希望誰陪在我身邊?我的最後一眼,會希望見着誰?--旋轉螺絲般地,死神時時刻刻將我的呼吸漸漸旋緊,而我還沒有答案;那些看似生命中極重要的人,都無法成為死時的那個唯一,為什麼呢?是我將情感很平均地分配了嗎?還是,我從未真正愛上「一個人」?或許吧,盲目的我常是錯置了情愛,沒發現會發光的籃子終究是破底的,於是最終,與過客無關的,祇是沒有孰重孰輕了。

  愛,虛擲,也沒什麼好遺憾的。這是付出愛的可愛之處。

  你說,還記得我曾對你說過的一句話:「你的心,沒有人能夠進入。」那麼多年前的一句話,你還記得;我的話,曾經「活」在你的心裏,如此便已足夠了。

  你從沒問我:「你愛我嗎?」

  雖然曾對你說過:「耽於小情小愛是種墮落。」

  瞭然於心,你知道我的答案。

  是的,我愛你。

  並且,我也會希望在你的懷裏安然離去。我會微笑滿足與你此生的相識,且無不捨。

  似宇宙之存在,如你寫詩、如我寫字;木心先生嘗言:話說出口,便與說者無關。這,便似我們的愛吧。
  
  
  -2010-05-25-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