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聾喑啞,杳絕機宜。天上天下,堪笑堪悲。

  離婁不辨正色,師曠豈識玄絲。

  爭如獨坐虛窗下,葉落花開自有時。


  ──宋‧雪竇禪師
   稍有一些學識、閱歷的人,也許再加上一點點好為人師的心態,大概都能說上一大篇人生的大道理來,聽的人如癡如醉、講的人意氣昂揚。然而,說出口的、聽入耳的,必然就是生命的答案嗎?

  也許,只有當世間八風(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吹襲的時候,才能夠見真章吧!宋代的雪竇禪師認為,執著於耳、目之所聞、所見,是無法真正洞悉生命實相的,即便具有像古人離婁那樣能辨秋毫的好眼力、像師曠那樣善別音律的好耳力,也未必悉知悉見。

  因此,在宇宙真理面前,凡夫徒具耳、目,卻是如聾似盲;雪竇禪師遂感慨地說,這「不聾而聾、不盲而盲」的窘況,實在是天底下可笑復可悲的事啊!!所以,與其像那些滔滔不絕、大談人生道理的蛋頭學者,還不如保有一顆謙遜、柔軟的心,靜觀萬物,悠然自得。 




  文章出處:大慧集禪詩欣賞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