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凌晨的公園裡,四點或五點的老人有著不一樣的面貌;今天我和小毛來晚了,老人們已開始閒聊,或放著收音機傳出的音樂慢跑,隨著音量分貝的增加漸漸拉起一天;我的情緒是複雜的鳥鳴聲。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在公館排隊買水煎包,是特地買給爸媽吃的;終於,我興沖沖地拎著一大袋的水煎包,猶溫熱著,開心的向父親鄭重推薦:這家水煎包很好吃喔,排隊要排很久才買得到呢。料父親說:他在禁食中,除了水,已經三天不能吃任何東西了。

  隔日父親入院,開刀,取瘤……

  然後化療開始……

  父親從沒吃過我為他買的水煎包;我也再不去買那家水煎包。

  除了水煎包,我再也不買的食物有好多;我恨它們未能盡心盡力撩起父親丁點兒的食慾,我恨它們未能代我聊表丁點兒想愛的心意……

  --自父離世,我總感饑餓,饑餓得確實全世界的任一食物都無能填補我心中的空洞。 

 

  --2013-05-07-

 

 

    

日.菊地成孔  

  B.G.M:「退行」(たいこう)

  作詞.作曲.歌 菊地成孔

 

 

  夜のヤミが言わせる
  聞いてはいけない事を
  ねえ どうして
  あなたはアタシの罪をさばかないでいるの
  胸が割れそうよ
  泣いて泣いて泣いて
  赤ちゃんに戻ったの
  天使でももう悪魔でもいられない

 

  最後のキスが言わせる
  言ってはいけない事を
  もう一度だけ愛して
  ほしい

 

 

本日註:

沒食慾。由來久矣。
今日又未進食;卻不是不曉得餓。

 

近日清理臉書動態,原來如此--人,經常是健忘的;卻往往記著那些毋須記著的喜怒愛憎,惟獨忘了愛。

 


配樂是我喜歡的一首很有感覺的歌:菊地成孔的「退行」,全曲很短,再長,也許就失了那味道。人生際遇,如是。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