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楊納 台.廖堉安o

  從誕生於魯迅筆下的「阿Q 精神」、美國默片中的詼諧經典大師「卓別林」、台灣庶民文化中的「腦筋急轉彎」,到周星馳誇張而笑中帶淚的無厘頭式幽默風格,以及源於日本電玩的台灣在地KUSO文化……等,這些驚人且影響深遠的創造力,都是源自於小市民集體生命之無可奈何,是一種全民通用的發洩出口,其內容經常是依附在社會既有的、正在發生的潮人時事上;不論是誇張化、丑化、再捏造、還是更惡搞,終極的目標其實很簡單,不過是為了博君一笑。但這一笑,是僅只一笑?還是笑中別有深意?……

 

    台.陳擎耀 I愛NY Dim Sum Go Go唐人街 

派樂地 The Simple Art of Parody

展期:2009/08/22~10/25 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

 中.楊納 熱帶魚(195x200cm)2006yangna 

  什麼是「派樂地」(Parody)?根據「派樂地」展策展人胡永芬的觀察,每一個世代的人們,在面對生命處境中某些共通的挫折的時候,都有一種屬於這個世代所特有的、集體發展出來共通的幽默、陶侃,甚至其中可能還隱藏著一點點叛逆與挑釁的意味,作為用來自我消解面對真實之憤慨與無力感的方式。

  從誕生於魯迅筆下的「阿Q 精神」、美國默片中的詼諧經典大師「卓別林」、台灣庶民文化中的「腦筋急轉彎」,到周星馳誇張而笑中帶淚的無厘頭式幽默風格,以及源於日本電玩的台灣在地KUSO文化……等,這些驚人且影響深遠的創造力,都是源自於小市民集體生命之無可奈何,是一種全民通用的發洩出口,其內容經常是依附在社會既有的、正在發生的潮人時事上;不論是誇張化、丑化、再捏造、還是更惡搞,終極的目標其實很簡單,不過是為了博君一笑。但這一笑,是僅只一笑?還是笑中別有深意?端視其創造力,以及創造中所潛藏的企圖,究竟有多簡單或多高深。這種「派樂地」(Parody) 的能力,可以視為人類的本能與天性,是人類集體自我療癒、自我安慰、以及自我反省的一帖良藥,而根本於「派樂地」的創造力,能產生的影響是無遠弗屆、甚至跨越世代。 

俄.藍鼻子 俄.藍鼻子Blue Nose 赤裸的真相(二十七)Naked Truth 27 54x80cm 2007

  「派樂地」(Parody)一詞原始的字義,主要是指從詩歌、戲劇、音樂、文學……等原有所本的作品裡,歪改出另一套模仿、詼諧、諷刺、搞笑、滑稽、惡搞的新創作出來。「派樂地」式的歪改與創作,不同於KUSO無厘頭式的純然惡搞之處,在於「派樂地」的創造性在幽默性與娛樂性的效果之外,還存有更複雜、更多層的深意,並能以各種另類的戲謔手段,精準地描述、暗指嘲諷對象。簡言之,派樂地是最高段的惡搞、最厲害的無厘頭、最有價值的白爛、最了不起的瞎!
   
  「派樂地」展的英文展名「The Simple Art of Parody」,是挪借自錢德勒(Raymond Thornton Chandler,1888-1959)一篇批判傳統的古典推理小說的短篇論述〈The Simple Art of Murder〉(謀殺巧藝)而來。這篇文章一直被視為是推理小說史上最重要的「美國革命」文獻,挪借這個經典,再給予歪改一下,就是為了希望更精確地指出「派樂地」的精髓所在:派樂地的精神原本就是無所不在,而這個時代的許多藝術家們,透過派樂地的手法,呈現出或許看似簡單容易(Simple)的內容,但其實在這些創作背後,有著其長期以來極為關切、極欲透過這種看似輕鬆簡單的藝術形式,引起更多人關注的議題;也因此,它們看似簡單,其實一點也不「簡單」;英文展名中「Art」一字所暗藏的雙關意涵--「藝術」與「技藝」--即具體的說明了「派樂地」風格的作品特色:技術上看似簡單容易,其實在內涵上已經到了一種微妙、豐富、高超完美到了很不簡單的、藝術層次的化境了。 

印尼.Agus Suwage  日.西尾康之 - 為正義而戰  三個朋友

  「派樂地」展覽共邀集十八位組(二十三位)來自亞洲各國的藝術家參與展出,計有:王慶松(中國)、朱駿騰(台灣)、多諾(Heri Dono,印尼)、米斯尼亞迪(I Nyoman Masriadi,印尼)、西尾康之(Nishio Yasuyuki,日本)、児嶋サコ(Sako Kojima,日本)、吳柏樑(台灣)、松井若菜(Erina Matsui,日本)、修正版(Revision,俄羅斯)、陳擎耀(台灣)、黃漢明(Ming Wong,新加坡)、葉怡利(台灣)、楊納(中國)、廖堉安(台灣)、謝牧岐(台灣)、藍鼻子群體(The Blue Noses Group,俄羅斯)、蘇瓦吉(Agus Suwage,印尼)、提米寇與米茲芮荃卡(Tyminko & Mitrichenka,俄羅斯)。

台.陳擎耀。什麼人養什麼狗之我愛維多利亞頸圈

  若要問現今的派樂地風格與前人的幽默有何不同之處?最明顯的差別就是,今天的世界早已不流行革命、對抗、面對面流血衝突、憤怒青年、街頭吶喊……,取而代之的,是更安全、更愛自己、更為圓融的處世態度;因此,這一代的派樂地風格,即使藝術家所關切的內容與議題其實依然是非常嚴肅而沉痛的,但是作品所呈現的形式,卻是嬉謔滑稽、保證讓觀眾開心的--唯有吸引讓觀眾來看一個開心有趣的展覽,才有更多的機會讓作品與觀眾對話,讓藝術家關注的議題更有機會成為一個有效的訊息。
   
  這個時代的人們厭倦了過去數十年來一直背負著、承受著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我們比任何時代都更需要派樂地的精神:以樂觀的、舉重若輕的、富創造性的、一顆真誠反省的心……,來面對這個世界所有的痛。   
 

日.松井若菜 從森林來 From the forest 

   

 

  感謝以上圖文提供: 

 台北當代藝術館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