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一小片雲 (1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仿Edward Hopper's Night Windows 

  黃昏,我走到那處曾經宿居多年的地方。公園旁,巷口的麵攤還在,祇是不見熟悉的賣麵的老婦,我坐下,慣於坐於熱氣蒸騰的攤位前;邊吃麵,邊聽着老婦爽朗和臨近熟人閒聊的聲音,極好的家常小菜--不見老婦,眼前下麵的婦人面孔陌生,手腳倒也俐落,是換了老闆嗎?悵然中不免憂思起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忌野清志郎 

    突然

    失去了一種真實的感覺

    那個一直在乖乖牌前面橫着走路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Edward Hopper 

  可以給我一個祝福嗎?

  「什麼祝福?」

  祝福我能夠早日離開。

  「什麼,離開什麼?」

  就是離開。

  「…好吧,我祝福你能夠離開,去到你任何想去的地方……。」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Sundraw1.jpg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子衿 詩經‧鄭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還是昨天,我哀嘆:「天啊!我們在世間太倒霉了!我,我要在人羣中花太多的時間!我熟悉他們。我們也彼此相識;彼此厭煩。仁慈於我們是未知數。然而,我們有禮貌;我們同世界關係相當合宜。」……

              ──Arthur Rimbaud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onore Daumier - Crispin 

  還說不上喜歡或厭憎的人,因為被不斷熱烈的討論而嫌惡了起來 

 

  幸福不過是流亡在生命中的鬼魂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chiele-double-portrait  

  希望啊,希望啊,他們不停地許願,在流星的加持下,所有的願望都有實現的可能;祇是……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edon_Guardian Spirit of the Waters 1878 

    阿爸,今天的天氣好冷

    我想試着打開窗,可是我的手凍僵了

    我想呵氣暖暖我的手

    卻瞧見我的手又乾又扁

    我將你給我的戒指戴上了

    它看起來好寂寞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風見鶏の館とツリー    

  聽說,X’mas Eve將要到了,被強烈冷氣團竉罩的氣溫將會回昇;祇是我的腳麻了,我在夢裏哭了,不過祇是因為,離開的人永遠不會再回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 :魏斯

 

  噓!別說!

  我還沒睡

  已近凌晨四點

  我回想去年的冬天

  剛搬到新居

  我決定稱它為「蒼蠅旅店」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Edward Hopper - Gas (1940年)

  The man who is a pessimist before 48 knows too much; if he is an optimist after it, he knows too llittle.

  --By Mark Twain, 1835 ~ 1910

  (一個人在四十八歲以前,若是悲觀主義者,那麼他懂得太多;如果年過此數,卻是一個樂觀主義者,他就未免懂得太少。)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Life cannot go on without much forgetting.

      (若是沒有許多遺忘,人生就走不下去。)

      --巴爾扎克(Honore de Bzlzac,1799~1850)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人類的歷史,逐漸明了意向

  多情──無情。

  往過去看,一代比一代多情,往未來看,一代比一代無情。多情可以多到沒際涯,無情則有限,無情而已。

 

  ──摘自木心《瓊美卡隨想錄》「爛去」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關於我的愛情之夜

      不過祇是一個平凡的夜

      想像中的十二年前的明月

      初夏沙灘上吹來的

      渡海而來異鄉梔子花下的甜風

      帶着鹹味

      與濕透感動的淚水

      半透明的灰黑的誰的身影在旁邊

      未曾想起他

      是否祇是個陌生的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東山魁夷「古道具屋の窓」

  也許是因為隔着一片窗,也許是因為那盞昏黃的燈光,東山魁夷的「古道具屋の窓」所以顯得有些神秘,引人想探頭窺望窗內的溫暖。

  倘若推門而入,聽見掛在木門上的銅製牛鈴噹噹響起,屋子裏瀰漫着一股古董器物搜羅來的時光味,那具被冷冽的北風逼襲縮緊全身毛細孔和筋骨的身體,在此氣息下自然寬卸鬆綁,釋放成周身隱約不見的寒氣,即然在鵝黃的暖氣中淡去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茶火田和也 ( fly 的阿爸笑起來差不多就這個樣子……我是指可愛程度啦……)


  ‧有時我想起父親那雙不知聚焦於何處的雙眼,當他沉思不語時,我的心情焦慮而沉重,想引開他的注意,又怕驚擾到他,父親想或不想,都教我擔心害怕。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他已經走了

    她將不會再來

    橫哽在昨夜整晚的一句話

    再也沒機會說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東山魁夷 「ホテル‧ドイチェス‧ハワス

  我真的很想做回小孩子,當我看到老電影「螞蟻雄兵」時我想起小時候,和哥哥們挨擠在日新戲院的銀幕舞台前,那是一部很賣座的電影,入口、走道、階梯上都坐滿了人,大人、小孩都有,甚至還有揹著還看不懂電影的嬰兒的婦人,小小的戲院就像被密密麻麻的螞蟻給占據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西藏日喀則


    跟隨我十餘年的電風扇在今天壞掉了

    沒有預警的喀拉喀拉響而直接不動了

    父親曾教我如何拆卸修護這個電風扇

    螺絲起子機油還有安裝回去時的要點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圖:PICASSO

      有一種人

      做什麼事都不對

      任何人看見都討厭

      即使沒存壞心眼

      再簡單的話語別人都沒耐煩聽

      這種人

      心是黑的眼是黑的世界是黑的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