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治帝福臨,是清朝入關後的第一位皇帝。他是皇太極的第九子,生於崇德三年(1638),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在瀋陽即位,改元順治,在位18年。卒于順治十八年(1661)2月5日,享年24歲。諡號體天隆運定統建極英睿欽文顯武大德弘功至仁純孝章皇帝,廟號世祖。

順治即位後,由叔父多爾袞輔政。順治七年,多爾袞出塞射獵,死於塞外。14歲的福臨提前親政。順治帝天資聰穎,讀書勤奮,他吸收先進的漢文化,審時度勢,對成法祖制有所更張,且不顧滿洲親貴大臣的反對,倚重漢官。為了使新興的統治基業長治久安,他以明之興亡為借鑒,警惕宦官朋黨為禍,重視整飭吏治,注意與民休息,取之有節。但他少年氣盛,剛愎自用,急躁易怒,當他寵愛的董妃去世後,轉而消極厭世,終於匆匆走完短暫的人生歷程,英年早逝。他是清朝歷史上唯一公開歸依禪門的皇帝。

關於順治皇帝和母后的關係,《清史稿•後妃傳》僅有四句話的記載:第一句是“世祖即位,尊為皇太后”,這是例行公事;第二句是“贈太后父寨桑和碩忠親王,母賢妃”,這也是例行公事;第三句記載:“太后萬壽,上制詩三十首以獻”,這仍是例行公事;第四句記載:“上承太后訓,撰《內則衍義》,並為序以進。”僅僅以上四句話、60個字而已。而同一篇傳記,記載康熙同他祖母關係的則有715個字。從中透露出順治同母后的關係並不太協調。可能有的衝突是:
第一,順治小時候貪玩,母后管教過嚴,這是家庭中的常理。
第二,順治的皇后是母后和叔父多爾袞給指定的。小皇后出身蒙古科爾沁貴族,從小嬌生慣養,順治不喜歡。雖然勉強成了親,但婚後經常發生口角。順治不顧母后和大臣的反對,強行廢掉了皇后。直到順治病危的時候,被廢的小皇后想要見他一面都不行。後來再立一個皇后,順治還是不喜歡。在皇后問題上母子有矛盾。
第三,順治喜歡董鄂妃,愛得死去活來。太后干涉,母子又發生矛盾。矛盾最激烈的就是第四個,順治放著皇帝不做,要出宮做和尚,母后當然堅決反對。
第五,母后同多爾袞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也讓小皇帝心裏不愉快。總之,母子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太好。

同皇叔的關係

福臨的登極,既是有幸的,又是不幸的。說他有幸,是因為他小小年紀,大福降臨,成了皇上;說他不幸,是因為他做個兒童皇帝,無權無勢,形同傀儡。他與叔父多爾袞的關係也是雙重的:沒有多爾袞的支持,他無法登上皇帝寶座;但是只要有多爾袞在,他就要生活在皇叔攝政睿親王的陰影裏,有名而無實。

未成年的小皇帝,起初還有兩把保護傘:一是兩黃旗大臣的效忠,二是有皇兄豪格作為堅強後盾。攝政睿親王多爾袞經過幾年謀劃,運用各種手段對這些小皇帝的保障,同時也是自己的阻礙的政治勢力,逐個加以翦(jiǎn)除。
多爾袞在宣誓輔政之後,就一步一步地將朝政大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第一步,取消了軍國大事由八旗貝勒共議的制度,而由兩位攝政王決斷。這樣一來,二位攝政王就淩駕于諸親王、郡王、貝勒之上。
第二步,獨攬大權。諭告各衙門辦理的事務,有需要向睿、鄭二王報告的,都先向睿親王彙報。這樣一來,多爾袞實際上成了“首席攝政王”。
第三步,分化黃旗。順治元年(1644年)四月初一日,多爾袞利用都統何洛會等訐告豪格,把豪格定罪幽禁。通過這個案子,將豪格進行降罰。對像索尼這樣豪格的兩黃旗親信,或處以死刑,或籍沒家產,或貶官遠放。而對首先訐告者,給予升官、晉爵。這就嚴重地分化、削弱了兩黃旗。
第四步,整死豪格。豪格的存在,對於多爾袞來說,是最大的政治威脅。先是,儘管豪格被廢降罰,但在清軍入關用人之際,還是讓豪格隨軍從征。豪格作戰勇敢,立下大功。順治在北京登極,分封諸王大臣,複封豪格為和碩肅親王。不久,派豪格西征。豪格下西安,平陝西。又擊敗大西軍,射死張獻忠。順治五年(1648年)二月,豪格凱旋歸京,即被訐告。多爾袞藉此又將豪格定罪,下獄。三月,豪格猝死,年僅39周歲。一說豪格帶了大軍凱旋的時候,到了盧溝橋,在宴會當中,被用弓弦給勒死的。還有一種傳說是在凱旋的時候多爾袞設伏兵把豪格給殺了。多爾袞殺掉豪格後,還霸佔了豪格的妃子作為自己的福晉。

經過一番經營,多爾袞真正做到了大權獨攬,小皇帝也真正成了孤立無援。多爾袞的尊號從“叔父攝政王”到“皇叔父攝政王”,順治五年再尊為“皇父攝政王”,成了名義上的“太上皇”,實際上的皇帝。而小皇帝的處境則危如累卵,只有仰人鼻息,任人擺佈了。

多爾袞攝政王做了七年,在順治七年(1650年)十二月死於喀喇城。第二年正月,順治親政。二月就宣佈多爾袞十大罪狀。籍其家產,罷其封爵,撤其廟享,誅其黨羽。不僅如此,傳教士衛匡國《韃(dá)靼(dá)戰記》一書記載說:據傳多爾袞的墳被挖了,多爾袞的屍體被拋棄荒野,還用棍子打多爾袞的屍體,用鞭子來鞭屍。更有甚者,把他的頭割下來,令他身首異地。我們不評論這件事情是不是過分,但是說明一個問題,就是順治對多爾袞之恨可謂咬牙切齒。

同愛妃的關係

《清史稿•後妃傳》記載順治帝有兩後、十五妃。但他的婚姻生活是個悲劇。

順治先後冊立兩位皇后。
一位是他母親的侄女博爾濟吉特氏,由多爾袞做主訂婚、聘娶。順治親政,冊為皇后。二人性格不合,順治廢掉皇后,降為側妃。
另一位是孝惠章皇后,博爾濟吉特氏,順治十一年(1654年)五月,年十四,聘為妃。六月,冊為皇后。她不久又受到順治帝的責斥。但這位皇后能委屈圓通,又有太后呵護,才沒有被廢掉。

順治真正視為國色天香、紅粉知己的是董鄂妃。順治帝對董鄂妃可謂是一見鍾情,至死不渝。有幾件事可以說明少年天子對董鄂妃的恩愛逾常。


         圖:順治皇帝的養心殿


順治帝的出世遺詩

天柱山藏經閣前門樓中的清順治帝的出世遺詩,筆調充滿對人世間的生死離別的絕望,看破紅塵的大徹大悟,雖談不上佳作,但是卻字字發於肺腑,叫人感慨,能出自一位封建帝王之手實在是難得。古代的帝王都脫不了長生不老、千秋萬代的干係,而順治帝卻能從中頓悟令人敬佩。

  天下叢林飯似山,缽盂到處任君餐,黃金白玉非為貴,惟有袈裟披肩難,
  朕為大地山河主,憂國憂民事轉煩,百年三萬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閑。
  來時糊塗去時迷,空在人間走這回,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
  長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朧又是誰?不如不來又不去,來時歡喜去時悲。
  悲歡離合多勞慮,何日清閒誰得知?若能了達僧家事,從此回頭不算遲。
  世間難比出家人,無憂無慮得安宜,口中吃得清和味,身上常穿百衲衣。
  五湖四海為上客,皆因夙世種菩提,個個都是真羅漢,披搭如來三等衣。
  金烏玉兔東複西,為人切莫用心機,百年世事三更夢,萬里乾坤一局棋。
  禹開九州湯放桀,秦吞六國漢登基,古來多少英雄漢,南北山頭臥土泥。
  黃袍換得紫袈裟,只為當年一念差,我本西方一衲子,為何生在帝王家?
  十八年來不自由,南征北討幾時休?我今撒手西方去,不管千秋與萬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