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要命!又被點到花財穴!

若不是這陣子讀了果戈理的「外套」和「鼻子」、若不是這幾天身上偏巧有了幾塊錢、若不是下午有了個避不開的出門機會──我,就不會憋不住大老遠跑去幹「非買到書不可」的這種事了!

下午辦完正事(其實打出門決定買書,正事反成次要的了),開始找書行動。當然是先從二手書店開始找,在茉莉書店找到一小本《狂人日記》(志文版),真的是一小本啊,才五篇短篇,其中還包括了我已經印出來的三篇(「外套」、「鼻子」和「涅瓦大街」),不甘心哪,當然不甘心,到底果戈理還有其他作品啊!心情不好的都應該看看他的「外套」和「鼻子」……「涅瓦大街」我還沒讀完,還不知道它是否也那麼諷刺、荒謬、好笑;其他的作品我也不知道是否也如卡夫卡的作品般具有一致性風格與筆調,但就是考慮到全印出來很……費油墨耶……買書是理所當然的,只要有能力,讀者都應該自己買書來讀,嗯。

終於從和平東路走到師大路了……不會吧,政大書局居然沒有果戈理的書,透過電腦查詢,從旁偷瞄到聯經有出版一本,書名來不及記,馬上變心跑到水準書局──還是沒有!再轉到華欣二手書店……怎麼變那麼多啊?一點都不像二手書店了,文學書都跑哪兒去了呢?失望兼口渴加肚子餓餓叫,兜望一圈,哦嗚,什麼都貴,貴得嚇人,算算一頓餐飯可值一本書錢呢,還是儘快買書要緊。衡量著,不過二站公車距離,撒開腿腳快步朝台大(公館)方向走──那兒再買不到的話,就……就太不應該了……

大概Someone有聽到我內心的咒罵,在台大附近的政大書局終於給我找到了,而且,還是二本喔!《死靈魂》(一譯《死魂靈》)及《迪坎卡近鄉夜話》,我懷疑《迪坎卡近鄉夜話》是原書名嗎?因為在大陸網站上,裏面部分短篇是與《狂人日記》合輯為《果戈理短篇小說選》,另還有一篇中篇小說《塔拉斯‧布林巴》;我買的書並沒有「塔拉斯‧布林巴」,不過幸好其他篇章並沒有重覆的,真令人快樂!

還有件快樂的事,遠景終於重新出版《光復前台灣文學作品全集》了!想起去年我一本一本跟朋友借來掃描成圖檔,煞費苦心,想讀還得分篇調整列印出來……如今,一本本近在眼前,我忍不住「Shit!Shit!喔,真他xx的Shit!」──一本拿出來又放進去,又拿出來一本,再放進去──「Shit!喔,終於出來了……」盯著書,重覆唸了好幾遍,七本耶,買還是不買呢?可這會兒哪買得下手啊,書櫃另端中年男子忍不住頻往我這兒瞧:「多粗魯的女人啊!真讓人不敢恭維……」──唉,不能買,唸幾句總成吧!眼前的書比男人更令人愛不釋手啊!另外,發現七等生全集也上架了,如此就不用再〝必須〞跟出版社訂購全套也能買得到了……宛如望愛人般,我頗感安慰又欣喜地望著這群書:遠景(遠行)真的出了許多好書哪,這下,就等中樂透了……那才可能「老板,統統給我全包了!」……


-2007-02-2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