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在這裏不是指春節院線片所宣傳的那個神秘數字;小學時,參加排球校隊,我的球衣號碼是23;而在最近的23日,我將酒館裏的所有「資產」──我且如此稱呼它們吧,全部清空,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Delete」了。

 ──我心想,沒有了它們,我將會如何呢?我會消失了嗎?我不復存在了嗎?或者,我只是想確定,我是否曾經存在過?

不只一次地,我仔細推衍過,倘我這刻驟然死去,除了我的家人外,就沒有其他人知道了……但那重要嗎?我想,雖然我在意,但它確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答案。

答案是什麼?幾次茫然地哭了……是的,就在大過年期間,我真的哭了,即使現在,眼淚仍在眼眶裏打轉,而這些徬徨無助的「現象」,卻是我終其一生都必須陪伴著它,我躲不開、避不掉,不是換顆腎或心臟就可以了事的……那麼我還能怎樣呢?

yoshiki說:「如今我已成為一個習慣疼痛的人了。」

我還是會繼續追求答案──也許根本沒有答案;也就是說,追逐藏寶圖的最後結果是沒有任何寶藏的。也許早就有人告訴過我:你得不到任何獎賞的,但我執意如此──不然我還能做什麼呢?啊,天哪!只有祢知道我多麼努力想捨去這一切啊!

有聲音對我說:時候未到,所以割捨難,你還未準備好。

所以,我選擇性地將一些東西再揀回來,再來會如何?會如何,就會如何吧。


 -2007-02-2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