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龍山寺鯉魚池

  除夕夜,終於一家人圍爐吃年夜飯。母親替代了行動不便的父親忙進忙出;大哥的三個小孩照例端了飯菜跑到客廳看卡通──在我小時候這是不被許可的,吃飯一定要在飯桌上,沒吃完甭想看電視;姪兒女們不是沒規矩,大嫂對她的孩子管教甚嚴,唯在此刻,她管不住愛看卡通的大哥,所以……。

  二嫂是第一次加入圍爐,與新家人的相處,我看她適應得很好。也許是菜料不合口味,也許胃口真的不大,她吃得很少;二哥怕她坐著尷尬無聊,讓她到客廳去看電視,她悄聲說:「不行,大人還在,這樣沒規矩。」她是個重禮數的人。

  二嫂是客家人,不太會說閩語,但很會料理,婚前頗用心地經常做甜點或準備吃食讓二哥帶回來。原來家人對她印象不算很好,這當中也包括我;是因為所謂「台灣人與客家人不合」的心結、還是因為二嫂豐腴的體型、或二哥「聽話」的態度?也許都有吧,但如今「咒語」已被破解;大年夜,父親頻頻用我們聽不習慣的國語跟二嫂聊天,心情好壞盡形於色的母親也笑得開心,席中弟弟偷偷問我:

  「今年的年夜菜跟往年好像不太一樣耶……」

  「有嗎?火鍋、長年菜、煎魚、佛跳牆、滷牛肉……都有哇!」似乎對吃我很遲鈍。

  「有啦,就是……不太一樣。」弟弟一時之間說不出所以然。

  仔細想想,哦,對了,往年的年夜菜都是父親親手準備的,這兩年父親做化療後,精神體力變得很差,如今連站也站不久,手腳無力,四肢末稍神經都麻痺失去觸覺了,所以今年的年夜菜首次由婆媳三人負責,於是餐桌上除了慣有的台式料理外,還多了客家料理……

  ……端瞧著,我決定大聲發表觀察後的意見:

  「我知道了,再來弟弟該討一個外國人來當老婆,」家人不解的眼光等我說明原因,「因為,你們瞧,餐桌上台菜有了,客家菜也有了,現在就差外國料理了。」家人哄堂大笑,點頭都表贊同,我繼續追加看法:「嗯,而且最好是法國人或義大利人,他們比較重視吃的……」。弟弟臉紅反駁:「那,那日本人也是外國人啊!」(弟弟欣賞的類型是松島菜菜子和松隆美),換父親開口了:「日本人多吃、,那些我現在都不能吃啦……」我接口:「而且,要說日本料理,這些咱們老爸老媽做得都比他們好吃呢!」

  於是一桌人七嘴八舌拱弟弟要討外國人當老婆,我說:「但是絕對不要是美國人喔,」父親很有默契,故意微皺眉頭,說:「嗯,對,不要美國人,萬一她一天到晚要我吃漢堡薯條,嗯嗯,我受不了……」,「對對!」「絕不可以討美國人!」「我也不要吃漢堡薯條!」「還有麥片加牛奶……」「對對,那我也不喜歡!」「還是法國人或義大利人比較好。」「嗯,嗯,我同意!」「我舉雙手雙腳贊成!」……弟弟插不上嘴,表情靦腆很是可愛,趕緊夾幾道菜塞進碗裏,說:「哎喲,隨便你們啦,我要去客廳看電視了!」起身逃離現場──啊,全家人頗有默契笑得開懷,今年果然不太一樣,是個暖冬啊!


-2007-02-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