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糊塗──鄭板橋

    相傳鄭板橋在乾隆年間奉調在濰縣上任知縣,在這期間他為官清廉,興利除弊,取得百姓的愛載,但是最後因收繳了當地豪紳的罰款,而遭到了陷害,而至罷官。

    那板橋在濰縣期間也題過幾幅著名的匾額,其中最令人膾炙人口的是「難得糊塗」這一匾額,根據民間傳說,有一年板橋聽了人民說城東南有一座雲峰山,山上有很多歷代的石刻,那板橋專程的來到雲峰山去看一塊春秋戰國時代留下的「鄭莊公碑」,由於天色漸暗來不及下山,於是不得已借宿了山間的一座小茅屋,這茅屋的主人,是一位儒雅的老人,自命是糊塗的老人,言談之間,出語不俗,板橋環視室內,見室內的陳設中最突出的是一件碩大的硯台,足有一方桌面的大小,石質細膩,雕刻精美,真是世間罕見之物,令板橋大開眼界。

    於是老人請板橋題字,以便鐫刻在硯背之上,板橋欣然慨允了,他細思老人必有來歷,便提了「難得糊塗」四個字,並蓋上一方新刻的:「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之印章。

    因硯石過大,還有不少的空隙,板橋便請老人作一跋語,老人也很興至,便提了「得美石難、得頑尤難、由美石轉入頑石更難,美於中、頑於外、藏野人之廬,不入富貴之門也」,也用一方印:「院試第一,鄉試第二,殿試第三」。

    板橋一見大吃一驚,心中已知這位老人必不是等閒之人,從印上看應該是一位退隱的官員,細談之後,方知原因,於是板橋有感於糊塗老人的命名,當下見硯台尚還有空隙,便再補寫了一段:「聰明難、糊塗尤難、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老人見了大笑不已。

    「難得糊塗」深刻道出了板橋內心中對當時政治的複雜,官場的昏暗,心中充滿的無奈與感慨。


鄭板橋的茶聯茶文

    江南青山綠水,風景秀麗,且出產名茶,生長於此的鄭板橋能詩會畫,既喜品茗、又懂茶趣,在一生中寫過許多茶詩茶聯,所謂青山美景,名茶佳水,都可入詩入聯。在他考舉人之前,曾經在鎮江焦山別峰庵讀書,焦山位於長江之中,山水天成,滿山蒼翠,在這一片宜人風光之中讀書、品茗、作畫,鄭板橋不禁寫下:「楚尾吳頭,一片青山入座;淮南江北,半潭秋水烹茶。」和「汲來江水烹新茗,買盡青山當畫屏。」等茶聯,一抒胸臆。

    鄭板橋一生愛茶,無論走到哪裏,都會品嚐當地的好茶,也為其寫下茶聯、茶文,多題於茶亭樓閣,具有濃郁的詩情畫意,為佳茗添香增色不少。在四川青城山天師洞,有鄭板橋所作的一副楹聯:「掃來竹葉烹茶葉,劈碎松根煮菜根。」字句樸素自然,抒寫的是清貧而自尊的生活。在他四十多歲時,渡江來到儀征江村故地重遊,在家書中,鄭板橋寫到:「此時坐水閣上,烹龍鳳茶,燒夾剪香,令友人吹笛,作《梅花落》一弄,真是人間仙境也。」足見其品茗的風雅。

    鄭板橋生性豁達,落拓不羈,不追求功名利祿,只求:「茅屋一間,新篁數竿,雪白紙窗,微浸綠色。此時獨坐其中,一盞雨前茶,一方端硯石,一張宣州紙,幾筆折枝花,朋友來至,風聲竹響,愈喧愈靜。」、「白菜青鹽粘子飯,瓦壺天水菊花茶。」,以及「不風不雨正清和,翠竹亭亭好節柯。最愛晚涼佳客至,一壺新茗泡松蘿。」在粗茶淡飯的清貧生活中與翠竹、香茗、書畫和摯友相伴,已是人生至樂。同時這也是他「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人生哲學的寫照。



妙聯趣話--鄭板橋破謎濟貧苦

    清朝乾隆年間,「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為官清廉,愛民如子,常微服暗訪,體察民情。相傳,鄭板橋在山東濰縣任知事時,有一年年關將近,他陪同蘇州府一位姓蔡的州官外出巡遊,走到南門街,看見一群人圍在一戶人家的門前交頭接耳,指指點點。他們分開人群走近一看,原來這戶人家的門上貼了一幅古怪的對聯:

    上聯是:二三四五
    下聯是:六七八九
    橫批是:南北
  
    過往的路人正是不解其意而議論紛紛。鄭板橋看罷,頓時心情沉重,皺起了眉頭,他對身邊的一個隨從耳語了幾句,這個隨從隨即飛奔而去。不一會兒,這個隨從又氣吁吁地跑了回來,只見他一手拿著幾件衣服,另一隻手提著一塊肉,肩上還扛著一袋糧食。蔡州官和眾人看到了,不覺莫名其妙。

    這時,鄭板橋上前敲了敲那家的大門,沒想到門一下子自己開了。鄭板橋和那位蔡州官往裡一瞅,只見屋裡四壁空空,這家老小圍著一床破被子困坐在床上,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灶裡更是冷湯冷水,吃喝皆無。鄭板橋帶著隨從走進門,對這一家老小說:「春節快到了,這幾件衣服你們穿上,還有幾斤肉,一袋米,你們留下過個年吧。過了年,有甚麼困難去東關街找我。」這家人認出來人正是熱心救濟窮人的鄭板橋,於是,趴下來就磕頭,千恩萬謝。

    等鄭板橋一行人出了門,圍觀的眾人皆不解其意,蔡州官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禁問道:「鄭大人,你是如何知道他家沒有衣服穿,又沒有糧食吃呢?」鄭板橋笑著說道:「你看門上這副對聯,這戶人家缺一(衣)少十(食),沒有東西(只有南北)過年啊!」眾人聽了恍然大悟,不禁齊口稱讚:「鄭大人真是博學多才,聰慧過人呀!」

    原來,這副對聯中隱去了與「衣」、「食」諧音的「一」、「十」,即缺一(衣)少十(食),真可謂別具匠心。 


再延伸悅讀↓

鄭板橋的詩格 書風 畫品      鄭板橋 年譜      〈板橋題畫選〉補充講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披頭王
  • 妳真是學富五車,難得糊塗?!
  • 學富五車,還需東西
    況我學無芥子,尚缺一十
    充其量是個還算稱職的「宅女」....

    fly 於 2007/07/28 23:3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