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是多麼容易的事,三秒鐘就可以馬上吵起來了……


圖:PICASSO


心靈空乏了二個禮拜……

今天Boss出國,將教室交給我:「記得九點就要關燈,準備鎖門,不然學生不會離開的……」。

今晚九點多,和租借場地的舞蹈老師大吵。他拍桌子摔CD──可是他不是我的老板,我拿人薪水當負責聽話;在國標舞界就算他是排名第一的大師,但我不在那圈子裏,這會兒也不在那舞台上,對我而言,他跟其他人一樣,我也跟其他人一樣,誰付薪水我聽誰的話……

仔細回想這一、二十年來,我還真沒有像今天這樣跟人大吵過,吵到要動用好幾個學生來拉開我們、擋在我們中間──而那讓我更氣──你們不讓我把「理」字爭辯明白,我如何善罷甘休?學生怕脾氣不好的「大師」會打我,在那情況下似乎是極有可能的,……唉!若那「大師」真會動手打人,就該讓他動手打人,這樣我就可以告他傷害,「大師」的地位,一巴掌就讓他自己給毀了,吃上官司,看他還繼續自以為是「大師」?


可是返家之後,「理」字放一旁。

到底我是輸家。


到職第二天,已知道這位租場地的「大師」會是我的功課之一,可是最後我還是沒忍住,在他的境界裏與他一般計較了。在那當下……在那個老師對我大吼大罵拍桌子的同時,為什麼我沒即刻跳出來?為什麼不能當個看戲的人?甚至,這樣無理可笑的情境下,我還演得比誰都賣力?


怎能不氣!


在當時是被對方氣得掉眼淚,無關委屈或受辱;現在是氣自己,修什麼忍辱?修什麼「凡所有相,都是虛妄」?明知道他會來考你,你居然還讓他考倒了,就好像考題試前已透露給你,該「○」的地方你還給它畫上「×」,不但馬上不及格,還得倒扣分,一切退回去重來,這樣,我還憑什麼去勸別人呢?


昨晚聽淨空老和尚講解《金剛經》──我已經半個月沒能好好聽聞佛法了,覺得貧乏而空虛,愈來愈沉迷──昨天終於好好地聽他講二遍(包括重播);經常我疑惑,覺得自己並不那麼想住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我去那裡做什麼呢?再無煩惱憂苦、生死輪迴,可是,相較之下,我更希望自己能留下來幫助其他眾生……


──是又說大話了。度己始能度他。現在只證明了自己做不到忍辱、做不到離所有相,我拿什麼證明我真得到好處、獲得改變了呢?


沮喪。


老朋友知道這事,意外沒罵我「無聊,你幹嘛跟這種人一般見識」,居然說:那你就跟他吵啊!他大聲,你就比他更大聲,他兇,你就比他更兇,有什麼好怕的?吵架是多麼容易的事,三秒鐘就可以馬上吵起來,吵完,三秒鐘就忘掉,要吵,就跟他吵啊,怕什麼!


老朋友是有智慧的人。所以,我也得趕快數1、2、3。

沮喪放下。



-2006-10-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