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2 午夜的 Johnny Pub (4).JPG  

  清晨七點半,因為不久前有雨,此刻外頭就是陰天該有的天色。

  --我還沒睡,不甘願睡,今天(昨天)我什事都沒做;不甘願,居然還在努力讓下巴(牙齦)放鬆。

  喝酒,讓所有神經興奮之後開始緊繃(或放鬆);也許你會以為,但我真的不在乎你,其實只是想要有人陪。

  雖然,我喝酒。也知道,

  酒喝得太快,自然醉得快,然後以為無所謂地做了一些衝動的事。

  酒慢慢地喝,就像現在,半瓶伏特加,只換來要醉不醉的牽拖與頹廢。

  你要我說什麼才好呢?

  被你放棄的我,也許該慶幸;--你依然無回應,繼續逃避。

20110403 台北車站 (5).JPG

     

作詞:陳泰翔
作曲:陳泰翔
編曲:亂彈

哎呀呀 哎呀呀
眼睛張開 我的早晨是頭痛的午後
呼吸中還有酒精在我乾燥的口中
搖晃的走到廁所我的牙膏已經沒有
宿醉的醒來實在難過 叫人無法消受

哎呀呀 哎呀呀
昨夜駕著我的青春夢 奔馳在酒杯中
有人問我快樂是什麼 快樂是喝到沒有
喝酒之後自然會擁有 平常不敢的我 有多久不敢作自己的夢

噢哎呀呀 快樂是放鬆的心情
噢哎呀呀 快樂是奔騰的血液
噢哎呀呀 痛苦是酒醒的事情
噢哎呀呀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