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提供:J

  醒來,難得意外的意識清明,彷彿懵懵昏睡了一整年後(也許不止)才終於睡飽了似的。躺在床上,我知道被鋪外頭很冷,繼續賴着暖;我記得很清楚,31日,全台溫度驟降,在心理上也起了「會比昨天冷很多」的作用,於是在溫暖的被窩裏伸展四肢,儲備起床的勇氣。在這段時間,我完全聽不到樓下餐館慣有的吵雜聲,整個世界清晰而安靜。

  31日了啊,終於到了一年的最後一天,我思想着在異鄉能與誰一起去跨年。原來也不是興此道的人,祇有一次,因為是千年才有的機會,同窗摯友邀我一起上山迎接2000年,我們擁抱並彼此祝福,欣悅於這段近二十年的友誼,在人事已非的時空替迭下完美倖存。那位年少時的摯友如今已不再聯絡了。千禧年後,他走向成人的世界,那次的跨年會成為某種終結,是當時未曾預料到的;後來我開始思考所謂「期許」或「承諾」所需要的毅力,持續或是不可能的。不過,這並不是我今日醒來後真正意識到的事。

  --為了迎接這個百年元旦--假設我們還接受辛亥革命、承認十月十日國家誕生,那麼真正值得慶祝的「百年」應該是哪一天呢?

  我不得不接受自己的愚蠢,因為無法理解現代人的邏輯與推理,使我對大部分的事實都產生懷疑:這個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呢?真正的問題不是這個吧?然而,有力人士理直氣壯。

  我不由得又想起了「教改」與正在進行中的「文化大革命」。再怎麼說,以我的學歷去指導小學一、二年級生的國語和數學,肯定是綽綽有餘的。可是,目前的現實祇證明了「學識無用論」。

  雖然我所認識的字符合我身邊所有的字辭典(包括被大部分學者奉為準則的《辭源》),在當前的教育上,卻不符合教育部認可、學校採用的教科書。有其他老師指導我:最重要的是讓學生的作業能夠完成,檢查無誤就好了,不用去要求字的筆畫數或順序對不對。嗯,這樣老師的工作確實輕鬆多了。

  不過在數學或生活方面,要給學生一個正確的答案有時真的難倒我了,因為我常搞不懂出題者的邏輯怎麼跑?他們要的到底是怎樣的答案?關於這方面,為了保持「身為人師」在學生面前的尊嚴,我私下偷偷請教其他老師,基本上有三種方法可以解決我的困擾,第一,直接看答案;第二,自己猜;第三,看已經完成作業的學生怎麼寫。嗯,聽起來也不是件難事。

  高學歷出身的老師(包括年輕剛畢業的),在指導現在小學生課業時,必須從最新版的教科書上學習,這種現象怎麼想,都是件很詭異的事。

  不過,不幸又突然失業的我暫時不用去思考這些;我打算先把正在看的《雙重人》讀完後,其他明年再說吧。

 

  -2010-12-31-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truner
  • 傷勢恢復了嗎
  • 也不知是習慣還是麻木
    現在除非是碰撞到或在某些角度下
    才會意識到它的存在
    不過
    鼻子還是有點歪啦!

    fly 於 2011/01/01 14:59 回覆

  • ss1488
  • 新年快樂

    一樣的日子
    一樣的分分秒秒
    稱是新年就新年吧
    新年快樂!
  • 昨天見到有位知識份子說:慶祝"建國百年"
    當下就想跳出來糾正:
    西曆2011年,雖是民國百年,但不等於"建國百年"...
    可見我的刻薄啊
    不過我忍下了
    因為是新年嘛
    大家開心就好
    也祝福您新的一年身體健康 諸事如意!!

    fly 於 2011/01/01 15: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