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chikawa 

  新月落在獅子座。

  太陽在我出生時,也曾相似緩緩地,在彼上昇。

  我的太陽在彼方,遊獵着他的人生;生命的奇蹟除了「不可能」,還能有什麼呢?

  日與月的交錯,很早便是神話了。

  而原來平行的我們,祇是童話故事裏被遺漏的一則。

  

  至此從來,我的月亮不曾爬上窗沿,祇有眾人的路燈,鎮夜執着地亮着;

  過去以來,樓台下也不曾站過我的戀人。

  千古被人傳頌的詩歌,很久未能聽聞了。

  (你我的相遇算是嗎?)

  如果距離意味了緣份的絕唱,那麼未來你我的「可能」呢?

 

  你過日子,我渡日子,

  現下的我們,橋路不相歸麼?  

  無常亦無關悲欣,關乎變數,關乎未來,

  關乎着然後、便似剝拔花瓣占卜一生,

  你,我,你與我,爾後將會如何呢?

 

  -2010-08-09-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