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新榮:位於佳里鎮中山公園的吳新榮紀念雕像。 

    那麼就問我的心胸吧

    熱血暢流的這個肉塊

    產落在地上瞬間已經就是詩了啊 

              --吳新榮「思想」 


  吳新榮,號震瀛,另有史民、兆行、延陵生、夢鶴等筆名,他認為文學愛好者都常用筆名,那是一項有趣的癖性,也只有文學家與革命家擁有這種特權。他樂用不同筆名而不疲,還頗有理由。吳新榮是詩人、散文家,兼亦有小說作品。五○年代,出任台南縣文獻委員會編纂組長,主編《南瀛文獻》,採訪縣下各地,舉凡聚落型態、地名沿革,方物舊詩、化石、先民遺跡等,儼然改行為文獻、歷史學者,但他最重要的文學家身分還是鹽分地帶文學的領軍者。文獻上雖說,他與郭水潭、徐清吉同為鹽分地帶文學的領導人,但誰都知道吳新榮是他們的龍頭。

  吳新榮與東京舊友合影(左2為吳新榮)

  公元一九○七年,吳新榮出生於台南州北門郡將軍庄,其父為北門地區第一個詩社「嶼江吟會」創設人。公學校畢業後,進入台灣總督府商業專門學校豫科就讀,升入商校本科不久,該校裁撤,乃赴日入岡山市金川中學。一九二八年考入東京醫學專門學校,並加入「台灣青年會」及「東京台灣學術研究會」。他在回憶留學生涯的文章中提到,他到達東京時,適值日本的學生運動分為左右派,對立非常激烈。他又說,「台灣青年會是台灣革命人才的搖籃,在東京的優秀份子大都經過此搖籃而回來台灣作事。」不過,吳新榮加入時,已是台灣青年會的尾聲,他做了青年會最後的幹事。「在東京五年間」,「在前期中不知不覺裡,被思想的奔流捲入鬥爭的大海去;在後期中受郊外安靜的氣氛之誘發,我漸漸對文藝恢復興趣。」顯示從一九二八至一九三二的五年東京生活,前半段在思想上被捲入時局環境的激流裡,後段的環境使他回復做文學人的興趣,顯然,他在這裡做了人生的選擇,他沒有讓思想的洪流吞沒自己。做抉擇的動機無法了解,但一九二九年四月六日,受日共「四一六事件」之累,被拘禁於淀橋警察署二十九天,或許是原因之一。

  這個時期的詩,很多是戀愛中的戀歌和思鄉的鄉愁,比較例外的是〈故鄉的挽歌〉。這首詩是為故鄉的同胞寫的控訴詩,本來是歡樂天地的故鄉,現在「登記濟證已是別人的/稅金不納不准你動犁/生死病痛不管你東西/又嚇又迫說這是時勢」矛頭指向殖民統治者的專橫暴歛。一九三○年,霧社事件發生時,他發表了〈霧社出草歌〉:


        搶我田地占我山,辱我子女做我官

        高山草厝食不食,冬天雪夜叫我寒


  作者把自己的寫詩經歷分作三期:留日時代,也是學生時寫的詩,稱作第一期,浪漫主義期。「在這時代所愛的是戀愛、純情,所好的是悲壯、冒險」「最愛『力拔山兮氣蓋世』那樣的詩歌。」第二期是自日本回台迄終戰。自稱為鹽分地帶時代,在台灣人主辦的文學雜誌及報紙的文藝欄發表的作品,人權意識覺醒,心裡藏有理想主義,對日人暴政產生反抗心理。第三期是老年期,昔日的「羅曼主義、理想主義」已變得像神話仙語一樣可笑,不再走荒唐、無稽的冒險路線,奉行確確實實的科學程序。企圖以新方法改革舊詩的非科學性,所以也願當起舊詩社社長。

  從這段自述的詩路歷程看來,「鹽分地帶」經驗,才是影響吳新榮文學最重要的經驗。一九三二年,吳新榮從醫學校畢業後,經歷短期的研究和實際醫療工作,即回到台灣,接替叔父留下的佳里醫院。這位從東京回來的年輕醫生,第二年就糾合地方上的郭水潭、鄭國津、徐清吉、莊培初等文藝青年,發起成立「青風會」。雖然不久即因不堪日警之監視而宣佈解散,但一九三五年六月,台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成立,吳新榮仍是其中的靈魂人物。

吳新榮:1933年元旦開業第一年紀念   「青風會」的宣言是吳新榮寫的,它強調,農民和軍人各以他們手中的工具或武器,建立屬於他們的文化,知識份子豈能因循苟且行事?呼籲同志們「從厭世的人生觀之夢醒來,走向建設的社會觀吧。從宿命論的空想衝向辯證法的實際吧。悲歌哀曲和過去一起埋葬吧。」大致顯示了他寫實、功利主義的文學觀。不過,如果進一步想到這麼高亢激越的文學聲音,是從地質磽薄、缺乏生產條件,年輕人都遠走他鄉謀求發展的鹽分地帶發出來,應可以進一層了解這股文學應立足在自己生活的土地上的聲音,可貴的所在。鹽分地帶文學在吳新榮一輩的先驅者帶領下,自成一系,主要是為文學植根生活、結合民眾做了腳踏實地的示範。

  吳新榮於一九六七年三月心臟病突發去世,生前曾以「琅山房裡住了一位失意政客……」自嘲,或許是指他插足政壇的未能如意。戰後曾參選縣議員當選,省議員及鎮長皆落選,二二八事件時,與其父皆被捕,繫獄二十餘日,熱衷政治,是他文學之外的另一面。他的戰後文學以〈亡妻記〉及自傳性小說《此時此地》最受矚目。前者是悼亡之作,真情流露,是情愛纏綿的至情至性之文,有人將它比作沈復的《浮生六記》,後者則具史料價值。

  作品集,先有遺族為紀念其逝世十週年出版的《震瀛採訪錄》、《震瀛回憶錄》、《震瀛追思錄》。一九八一年,張良澤編有《吳新榮全集》八卷出版。一九九七年,台南縣立文化中心出版《南瀛文學家吳新榮選集》三冊,並於佳里中山公園塑銅像紀念。 

  (文/彭瑞金)

 
  註:豫科,學生於習專科之先,修習高等之普通科目,以為專科豫備者,謂之豫科。舊制,大學豫科,修業期三年;專門學校、高等師範學校、師範豫科各一年。今已不設。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truner
  • 原來他故鄉在北門將軍那
    不然還在疑惑 想說台南"鹽分"有很高嗎~
  • Catruner:

    謝謝提醒 ^^

    在此補充說明鹽分地帶及其文學特色:

    日大正9年(1920)街市改正時,併原隸屬於「鹽水港廳」下的「北門嶼支廳」與「蕭?支廳」為北門郡,轄學甲、北門、將軍、佳里、七股、西港等6鄉鎮;終戰之後,國民政府改郡為區,轄區不變。

    北門區6鄉鎮由於濱海,長期在海水的浸潤下充滿了鹽分,土地貧瘠,加上北門、七股又是產鹽重鎮,因而被稱為「鹽分地帶」。

    日治時期北門郡的文學青年,主要的創作是日文新詩,他們取材於故鄉的作品,帶有濃厚的鹽分氣質,充分流露出鹹、苦、澀的鹽分情調,及拓荒墾殖的奮鬥精神,當時文評家概以「來自鹽分地帶的文學」稱之,而呼這批文學青年為「鹽分地帶的詩人」,稱他們的文學作品為「鹽分地帶文學」;「鹽分地帶」遂成為臺南縣北門地區的專有名詞與代名詞,也為寬廣的大海洋,開創了在地文化。

    久未回覆,致歉,並問好。

    fly 於 2009/11/11 00:51 回覆

  • catruner
  • 恩...鹹 苦 澀
    真是重口味!!!
    這應該是喝著苦茶
    然後回甘這樣吧

    有時後覺得台灣歷史走來
    還真得滿....鹹 苦 澀
  • Catruner:

    混着冷冽海風的生活
    日子就像被鹽醃壓而嚴重失水般苦澀
    自陶甕中被掏出來的心情啊
    已充滿鹽分。

    fly 於 2009/11/17 04: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