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uddha An Homage to Frida Kahlo 

  那幾頁宛如夢般的日記,如今事過境遷,人事已往,偶然翻開再讀,感覺卻像是在看着別人的故事,無關於己地於是笑着她的傻她的癡,她的奮不顧身如飛娥撲火,冷笑她果然疚由自取、碎骨焚身;然而,卻是無怨無悔地嘆然自知這是生命中必經的歷程。為何能如此冷然看待呢?是否自己其實是個無情的人?

  既已愛過,業已盡力,那就不該存有悔怨,畢竟是自己曾經的選擇。關於愛情,從來不曾恨悔,也許旁人看來是學不得教訓吧。

  ●

  究其一生能不怨恨一個人,自己是真心如此期望着、努力着,然而自父親過世以來,無法控制的開始對她起怨生恨,父親定不希望他的自白造成這樣的結果,可是我……

  --當年若不是她狠心拋子棄女,父親與母親何苦受現實多番折磨……--這便是我現下的功課之一了,非如鼎公所言的「放下過去,努力向前」,而該是認真勇敢的面對過去、接受、釋懷,然後期能終於完全地「放下了」。

  ●

  其實,酒喝多了最糟糕的不是醉得一概無知癱如泥,而是愈發清醒逕覺得累。

  近來回到夜晚喝點小酒的習慣,無關嗜酒而是關乎回憶;昔時父母親在晚餐後總是小酌烈酒,閒聊些無營養的事,能有個對飲小酒的對象,是如何不易的幸福啊。始終我找不到那樣的一個人,於是想回到故鄉探望父親的意念日愈日地愈發強烈,是由於我的無助徬徨麼?現今已再無可依靠的人了……

  是否,我能惦掛着誰呢?

  徘徊在夢.醒之間,我放任自己不去思索,太明白祇消稍稍動念,便知這一切都不存在,那麼我還需在乎什麼呢?又能在乎什麼呢?想着曾經交錯短暫共渡的人,如今彼方也祇記得我當時的名字吧,但那又如何呢?〝記得/不記得〞, 不論哪方,死後都不具意義了,不是麼?!--驟然想起彼人在熾烈情愛中說出的承諾,不免嘲笑起自己的天真。

  即使擁有當下,那又如何;大半輩子都在大台北生活,矛盾的中山區與不安定的永和,我想說以上寫的並非我原想說的,原來我想說說與NAMA小浣久別重逢的喜悅,想說在雙連捷運站附近與初次見面卻交談甚歡的大樓管理員、想說在迪化街看着「元大」小老闆背影當時的心情、還有雙連街僻陋巷中的饅頭包子店、跟我學芭蕾舞時的聖心幼稚園(父親真的很寵愛我啊……),我經過了「波麗路」,想起了呂赫若;我站在「明星」樓下,想像夢蝶先生的舊書攤,然後突然我想起翁鬧,想起父親,想起父親會希望我成為怎樣的一個人……

  ●

  一位我甚為尊崇的長輩訓我對他人要求太嚴苛,這是我從未自覺的,即便至今。我想着似乎我寬以律己,所以害怕睡眠,所以活在萬劫不復中自我磨折,即便已活了四十餘載,熟地中我仍覺無根,這便是我僅能擁有的半分的人生吧。

  

  -2009-09-28-

川江美奈子 Minako Kawae -《Letters》專輯

 

曲名:孤独の向こう

歌:川江美奈子

作詞:川江美奈子

作曲:川江美奈子

 


もしあなたが旅立つなら
そっと笑って手をふろう

もしあなたが傷ついたら
新しい風に誘おう

寂しさ 悔しさ 哀しさ いとしさ
それは自分で選ぶもの

今を今を見つけた日々は
何も失うものなどない
だから私は揺れることない
道を歩いてく

ただひとつになりたくて
不安に泣いた日々がある

いまこんなに寄り添っても
違う夜空を見上げてる

おしえて きかせて 抱いた景色を
それはあなただけのもの

伝う伝う思いかさねて
並んだ夢を照らしあって
そして朝にはまた別々の
空を見上げよう

孤独に瞳そむけた日々は
誰の愛さえ見えなかった
あのときよりも温 かい手を
ちゃんと感じてる

孤独を知って あなたを知った
明日はきっと輝くだろう
だから私は揺れることない
道を歩いてく

だから私は揺れることない
道を歩いてく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ffy
  • 熟地半分

    不知您可否想過,人生本就無根,惆悵只因誤以為有根。每個人,都只是過客,盡了,就得離開。諸苦如夢中喪子,妄執實有極勞累。如果認清了過客因何而來,又為何而去,才不枉走這一遭啊~~
  • 謝謝Tiffy!

    只是魯鈍如我,知道是回事,然累世劫來的積習難改啊!
    〝諸苦如夢中喪子〞,引得好!!當為左右銘。

    fly 於 2010/01/01 22: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