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ar Sevdah Reunion 

  雖然對於「波黑」(波斯尼亞及黑塞哥維亞)的歷史地理或風俗民情毫無所知,但手上有的三張專輯確是百聽不厭的--「Mostar Sevdah Reunion」是我近來很喜歡的樂團,波斯尼亞傳統音樂Sevdah特殊的風格,使用的樂器和曲調,表現出帶有神秘氣質的中東流域音樂特色,流浪漂泊的吉普賽、膜拜式的低音吟唱,面對無奈命運的苦中作樂,或隨興地齊聚一堂,歡歌載舞,完全一派庶民生活憂喜鮮活的展現。

  國內知道這個樂團的人可能並不多,我也僅能從網路上去搜尋相關的資料,以下,文轉載自網路介紹,提供給有興趣的酒友們參考。

 

關於Mostar Sevdah ReunionMostar Sevdah Reunion

   波斯尼亞樂隊Mostar Sevdah Reunion——「戰火肆虐的土地上的明珠」,已經憑藉他們早先發行的兩張出色專輯,在世界音樂的版圖上劃下了自己的位置,一張是波斯尼亞(Bosna i Hercegovina)的sevdah民歌,而另一張則是與世界上最著名的吉普賽歌手 Šaban Bajarmovic合作的《吉普賽傳奇》(A Gypsy Legend)。Sevdah是一種波斯尼亞傳統音樂形式,已有300多年的歷史。這個名詞來源於阿拉伯語,意為「愛、欲望或狂歡」。樂隊的創始人Dragi Šestic說:「莫斯塔(Mostar)市就代表著sevdah──sevdah最傑出的民謠詩人都生在Mostar,它深深地紮根在我們這座城市。」

  2000年,Mostar Sevdah Reunion參加了阿姆斯特丹根源音樂節和比利時斯芬克斯音樂節上的演出,之後的2001年,樂隊還在德國的Stimmen-Lorach和著名的尼斯爵士音樂節上進行了表演。在那個名為「B.B.King和他的朋友們——全世界的布魯斯」的特別的夜晚,Mostar Sevdah Reunion在五萬觀眾面前將巴爾乾藍調引入了美國布魯斯音樂根源。主唱Ilijaz Delic,手風琴手和單簧管手Mustafa Šantic,小提琴手Nedjo Kovacevic和吉他手Mišo Petrovic與B.B.King、Van Morrison、Dr. John、Bill Wyman、 Keb Mo、Marva Wright世界級布魯斯音樂大師同台獻藝,演繹十分出色。

  2003年,Mostar Sevdah Reunion又和南斯拉夫歌后Ljiljana Buttler一起將他們的音樂帶到了英國倫敦的巴比肯中心和紐卡斯爾的Newgate大街、提耳堡(荷蘭)的國際吉普賽音樂節、杜塞爾多夫(德國)的Moers國際爵士音樂節、阿爾梅利亞(西班牙)世界音樂節、斯德哥爾摩的Sodra劇場、奧斯陸世界音樂節、海牙的Crossing Borders音樂節等等,每場演出完畢,當地觀眾都長時間起立熱烈鼓掌。MSR樂隊已成為巴爾乾地區和巴爾乾音樂的象徵。

  英國著名晚報Evening Standard曾經幽默地評論道:「他們的現場演出絕對不容錯過,那簡直是一個奇跡般的Monster Sevdah Reunion!」   

    Mostar Sevdah Reunion

  文/暖暖日記

  在歷史上受過重創的國家和民族,他們的音樂聽起來會特別的震撼心靈,比如猶太、巴斯克還有吉普賽,但是在風格上又是各不相同,猶太多為悲愴,巴斯克是淚中帶笑,吉普賽的則如火般熾熱燃燒。我不知道該怎樣形容Mostar Sevdah Reunion的音樂,常常在那些情感充沛的歌唱中無語,按照Sevdah(波斯尼亞的傳統歌曲)的詮釋,是讓人們在聽著這些歌聲可以忘掉波黑戰爭留下的陰影,我想這些歌聲可以給他們以最妥帖的慰藉吧。

  Mostar Sevdah Reunion這個波斯尼亞(Bosna i Hercegovina)最傑出的樂團,組建的過程非常漫長,從1993年的夏天樂團創始人Dragi Sestic聽到南斯拉夫著名的sevdalinkas(波斯尼亞傳統歌曲)歌手Ilijaz Delic的演唱,被他的歌聲深深打動而萌發組建樂團的念頭,到1999年正式組建樂團並發行唱片,實現1993年夏天燃起的夢想,經歷了6年多的時間。

  樂團的創始人Dragi Sestic 來自波斯尼亞(Bosna i Hercegovina)受到戰爭毀壞的莫斯塔(Mostar)市, 剛開始他是和Ilijaz Delic簽約,通過電臺節目來播放Ilijaz Delic演唱的Sevdalinkas歌曲,1993年10月份與Ilijaz錄製了限量版的卡帶,「Biseri Sevdaha」(Sevdah的珍珠)。但在戰爭結束後,Sestic去到了荷蘭,組建樂團的事情停滯不前。

  直到1998年Sestic回到Mostar以後,重新開始了樂團的重建。他們得到了「Pavarotti音樂中心」熱愛Sevdah音樂人們的大力支持,第一張Demo加入了當地傑出的打擊樂手和出色的搖滾爵士鼓手的參與,這張Demo通過Pavarotti音樂中心的關係送到了著名製作人Brian Eno的手裏,10月底Eno來到Mostar並與Sestic和Kajtaz見面,Eno答應盡可能為他們發行這張專輯。
    
  此後Sestic和Kajtaz完善了這張Demo,用更多的音樂素材製作成一張完整的CD,同時還讓更多優秀的樂手加入到專輯的製作來,最後定下由荷蘭唱片公司World Connection;負責發行這張唱片,而新樂團更加入了三個來自Mostar以及薩拉熱窩的技藝高超的雙吉他手和小提琴演奏家,著名的吉普賽女歌手Esma Redzepova也應邀演唱了專輯裏的兩首歌曲。 這張以樂團名字命名的《Mostar Sevdah Reunion》專輯,終於在1999年10月發行,並一舉獲得了世界各地聽眾和媒體的一致好評,被評為1999年最佳世界音樂唱片之一。

  此後樂團還與Ljiljana Petrovic合作錄製專輯,並演繹了著名的吉普賽之皇Saban Bajramovic的作品,均得到了很高的評價。

  關於Sevdah這種音樂形式,介紹一下它的發展緣由,應該能對理解Mostar Sevdah Reunion的音樂有所幫助。

  Sevdah,做為波黑地區的文化遺產之一,有種說法:Sevdah是在土耳其人移居到波斯尼亞以後產生的,雖然這種說法未經證實,不過Sevdah音樂卻有著明顯的土耳其音樂的影子,並且在Sevdah音樂發展的早期,歌手只使用一種叫Saz的土耳其樂器,雖然後來手風琴、小提琴和吉他逐漸代替了Saz的位置,但Sevdah早期用Saz演奏而沿留下來的自由、開放的即興演唱方式,依然成為Sevdah最重要的特徵。

  在Sevdah發展初期,Sevdah只在小範圍聽眾即富有的穆斯林家庭裏表演,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後才從這些權勢家族擴散到社會各階層,演變成更通俗的音樂表演方式,並受到了各階層人民的喜愛。經過了這麼多年,Sevdah依然是人們表達情感和對過去幸福時光的懷念的一種音樂表達方式。

  Sevdah是一個阿拉伯詞語,它的意思是愛、願望或歡喜,也許這幾個詞也正是對Mostar Sevdah Reunion樂團音樂的最好注解。

 Mostar Sevdah Reunion   

  
龜壁茶居:《莫斯塔:波斯尼亞的月光下


  一場殘酷的內戰,讓數十萬人如虀粉般灰飛湮滅,但同時,也催生了波斯尼亞當代最傑出的吉普賽樂隊。

  這是Mostar Sevdah Reunion的故事。

  「sevdalinke」,是成形於顎圖曼帝國統治時期的波斯尼亞(Bosna i Hercegovina)民間音樂,該字源自土耳其文的「sevdah」,這個土耳其字又是借自阿拉伯文,解為「愛戀、嗔癡、慾望」之意。而傳統東歐吉普賽音樂,素來以熊烈、大塊的香豔殤情著稱。當上述兩者遇上20世紀末歐洲最殘酷的一場戰爭,沒有人會懷疑,其醞積的能量足堪催生當代最撼動人心的音樂。

  戰爭往往是偉大藝術的催生者。

  波斯尼亞樂隊Mostar Sevdah Reunion,這個包含波斯尼亞裔、塞爾維亞裔、克羅埃西亞裔、吉普賽裔的偉大樂隊,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於波斯尼亞戰爭末期的Mostar市。

  然而,筆者絕對沒有利用波斯尼亞戰爭將這個樂隊浪漫化的意圖,我們還是得回頭檢視sevdalinke的發展,才能體認到Mostar Sevdah Reunion的傑出。

  Sevdalinke是土耳其與南方斯拉夫音樂交融下的產物。然而由於波斯尼亞境內各城鎮在歷史、地理環境上的迥異,各城鎮都發展出了擁有自身特色的sevdalinke音樂,以波斯尼亞南方大鎮Mostar為例,長久以來被傳唱為地下國歌的情詩「Emina」,主旋律中借用了大量的土耳其音,但節奏行進與間奏部份卻完完全全是斯拉夫風格。

  傳統的sevdalinke歌曲中,土耳其樂器saz(一種源自中亞的長頸琴) 是歌者最標準的配備。不過這種樂器在今天的波斯尼亞已經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東歐普遍流行的單簧管、手風琴、小提琴、吉他等等,這些樂器的炫技與華麗感異於saz悲涼的音質,也進一步豐富了今日sevdalinke的色彩。

  我們必須理解,傳統sevdalinke之所以標榜素秀典雅(請參見Himzo Polovina),是因為其情詩的本質,而這種情詩又是19世紀中期,南方斯拉夫民族嚮往當時法國浪漫主義的產物(南方斯拉夫的國族觀念,也是同時萌芽),因此,當吉普賽歌手所強調的熾烈、灼燒、黯殤特質與sevdalinke相遇,自然迸生出更教人興奮的化學變化。Mostar Sevdah Reunion

   就聽聽Mostar Sevdah Reunion第一張專輯的第一曲吧。「Ašik Osta'na te Oči」(在妳的雙眼中.我墜入愛河),起首30秒那土耳其式的長聲拜贊、第二曲「Mujo Kuje Konje po Mjesecu」(月下繫馬)東歐吉普賽式的手風琴超高速切分音。不僅如此,發行的荷蘭唱片公司World Connection為了增加唱片的賣相,特別請出了鎮廠之寶──馬其頓的吉普賽歌后Esma Redžepova──獻唱兩曲,聽了不禁大嘆,Mostar Sevdah Reunion的樂隊班底比起Esma Redžepova 的亡夫實在高段太多!

  在波斯尼亞戰爭期間,Ilijaz Delić與眾樂隊班底曾在某次燭光音樂會後聊到:「當戰爭結束,這世界將會認識sevdah音樂。」是呀,今天,Mostar Sevdah Reunion不但是波斯尼亞向世人宣揚不同族裔和平共處的典範,更是新一代sevdahlinke,以及吉普賽音樂的驕傲。

  

  Mostar Sevdah Reunion - Cudna jada od Mostara grada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jango
  • 同好

    我近來很喜歡Mostar Sevdah Reunion的樂風,還有波斯尼亞傳統音樂Sevdah,吉普賽歌王Saban Bajramovic也很讚
  • Django:

    真高興你也喜歡,曲曲都是充滿滄桑況味的民歌,不是麼!
    如此深沉,宛若自靈魂深處經壓抑而發的悲歌...

    fly 於 2010/03/06 22: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