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zabeth I 

  每個人都經常會有許多無可奈何的時候。做父母的,有時候會因為文化包袱,必須在子女面前隱藏感情;做大官的,則為了端身份,更必須「假仙」的什麼真性情都不敢也不能表達。當主管的,有些人可能會濫權對漂亮女部屬毛手毛腳,但也會有些人為免閒言閒語,硬是假惺惺的漂亮部下一個也不用。

  因此,這是個很「假仙」的世界,絕大多數人都有兩張或兩張以上的面孔,有時必須鄉愿假正經,有時小事也要故意發飆以顯露權威。種種虛假,有些只是讓人覺得很累,但有些就難免造成諸如雙重或多重標準,甚至欺侮弱小的情事。

  對於這種「假仙」,一般人反正早已內化,成了習慣,也就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但對思慮嚴格,情感敏銳的人,就會覺得疲倦,也會覺得虛假會造成內心的孤單。對這個問題,或許以昔日的英女王伊莉沙白一世( Elizabeth I, 1533─ 1603)看得最清楚,也最有無奈之感。她有一首<我和另一個我>,這樣寫道:


  我苦惱,但不敢表露出我的不滿意!
 
  我愛,但卻被迫露出看起來像恨的模樣!
 
  我累,但不敢說出我真正的本意!
 
  我看起來正經無言,但內心則有許多話在迴盪!
 
  我是,但又不是;我凍如冰但又在燃燒;
 
  因為啊,從我的裡面,還有另一個我在纏繞!
 
 
  我的操心就像太陽下我的黑影,
 
  隨著我而起伏不定,但當我追它時,它卻四處亂飛!
 
  它站和躺在我身邊!對我做的事做出反應!
 
  這是太熟悉的苦惱,使得我總是非常後悔!
 
  我無技可施,無法將它從胸中驅逐。
 
  直到事情終結,它被澈底抹除。
 
 
  有些更溫柔的情愫渭進了我的心;
 
  因為我柔軟,是融化的白雪所凝聚。
 
  但我也可能更冷酷,愛啊!請對我仁慈憐憫;
 
  讓我,或者飄起,或者沉淪!或高,或者更低!
 
  或者讓我活著,有更多甜美的生命內在,
 
  或者就讓我死去!俾忘掉人們所謂的愛。

 
 
  伊莉沙白一世的這首詩,乃是對「假仙」的問題,談得最深刻也最深入無奈的典範之作。她出生不幸,她的母親波琳( Anne Boleyn, 1507─ 1536)乃是英王亨利八世六個妻子裡的第二個,他們祕密結婚只三年多,即被亨利八世用不貞的罪名斬首處決。由於這樣的出身,她從小在皇室裡就地位飄搖,亨利八世之後是她同父異母的弟弟愛德華六世先繼位,愛德華六世死了後,又是她同父異母的姐姐瑪麗一世繼任。瑪麗死後,她廿五歲登基,一共統治英國四十四年。伊莉沙白一世早年由於身份不正,曾遭軟禁,她以為一定生命難保,後來當了女王,也非常自我抑制,終生未嫁。這樣的生命經驗使得她一生都努力奉公,假裝私事都不存在。但由她留下的作品,人們卻可看出她對自己的「假仙」其實非常有自覺,而且覺得很苦惱無奈。這首詩就把這樣的心情做了最好的表白,也把不能隨心所欲的壓抑和扭曲做了深入的反思,而答案當然是她只得自我壓抑到底。從這樣的角度看,伊莉沙白一世儘管功勳蓋世,治國有方,但她自我的犧牲其實也極大,因此,這首詩可以說也是一首深刻的孤獨之詩啊!


  
  2009/07/06《中華副刊》<一砂一世界>

  

 

創作者介紹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