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袋是假的,袋裏的東西是真的──曹雪芹用的是這個方法。

  紅學家們左說右說橫說豎說,無非在說袋是真的!

  袋是真的?當他們認為袋是真的時,袋裏的東西都是假的了。

     ●

  哦,人文關懷,已是鄰家飄來的陣陣焦鍋味。

     ●

  思想家,多餘的人。

  如果思想家不知自己是「多餘的人」,還算什麼思想家。


  
     ●

  新逮到野馬,馴師拍拍牠的汗頸:

  「你要入世呀!」

     ●

  「小聰明」是長不大的。

     ●

  他說:我已經告訴大家我要墮落了,怎好意思就這樣又上進起來呢。

     ●

  「我小時候,有一天傍晚坐在樓梯口睡着了,忽然覺得被人抱起來,一級一級上去,迷糊中知道是爸爸,他的胸脯暖暖貼著我,菸草的氣味,鼻息吹動我的頭髮,可惜樓梯走完,進房放在床上,脫鞋蓋毯,我假裝睡,又睡着了。下一天傍晚,估計爸爸即將到家,我便坐到老地方去,閉上眼,一動不動……

  『這孩子真糊塗,怎麼又睡着了?』

  小人被大人用指節骨擊在頭上,叫做『吃火爆栗子』──我的悲觀主義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我說:「沒什麼,你爸爸缺乏想像力。」

     ●

  詹姆斯‧喬伊斯的「流亡就是我的美學」是很濶氣的。不用那樣濶氣,美學就是我的流亡。


  ──摘自木心《
素履之往》(雄獅圖書‧清泉小叢書‧1993年6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