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何懷碩  月照大荒

    「文學」創作基本在於其具有獨特的藝術性價值,否則就同一篇廣告文案或新聞稿相般了。我認為一個對自我作品提昇具有企圖心的作者,不應只專注在文字的閱讀上,他必須善於廣泛閱讀:閱讀生活、閱讀人性、閱讀外在的景物與內在的變化;此外,還需習於閱讀其他各類的藝術作品:音樂、繪畫、雕塑、戲劇或電影……,一部精彩成功的作品,其中必具有某種程度的文學性,換之亦然。



    有許多藝術追求者囿於自己所選擇的藝術種類,只著眼於有關這個種類的「傳統與潮流」,其他則不予注意,毫不關切。這是很狹隘的心態。
   
    實在說,當代一個學畫的人,不論你選擇的是本土的或外來的,是東方或西方的,是水墨還是油畫,對各種不同的畫,都應該有相當程度的認識、研究,甚至實踐。儘管你的創作最終是採用某一種工具材料,你還是應該對世界上一切繪畫儘可能廣泛、深入的了解。因為:第一,你應有融匯多元藝術營養的抱負;第二,在文化大交流的當代,你不可能謹守一隅而能有開創性的成積;第三,藝術上本土的現代化與外來的本土化都必須具備較全面的了解。除非你甘於做一個「國畫家」與「西畫家」。
   
    藝術創造終究是自我的獨特創造。傳統與潮流的利弊、得失,最後都要體現在自我創造的成果上面──看看我們如何對待,如何吸收,如何消化,如何融合,如何改造,如何把不適合自我的東西予以揚棄,最後如何鑄造成自我的風格。不應以「自我」去依附、追隨傳統與潮流,而應將傳統與潮流來為「自我」風格的建立服務。換言之,是自我去駕馭傳統與潮流,為我所用。自我才不致喪失主動,才不致被傳統與潮流所淹沒。
   
   
   
    ──摘自何懷碩《給未來的藝術家》3「傳統、潮流與自我」(立緒出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