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凌晨的公園裡,四點或五點的老人有著不一樣的面貌;今天我和小毛來晚了,老人們已開始閒聊,或放著收音機傳出的音樂慢跑,隨著音量分貝的增加漸漸拉起一天;我的情緒是複雜的鳥鳴聲。  

  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在公館排隊買水煎包,是特地買給爸媽吃的;終於,我興沖沖地拎著一大袋的水煎包,猶溫熱著,開心的向父親鄭重推薦:這家水煎包很好吃喔,排隊要排很久才買得到呢。料父親說:他在禁食中,除了水,已經三天不能吃任何東西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