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我少年時期的真實故事……


  那個暑假,社頭老家來了一頭小羊仔;然後,又走了。
走得那麼無事般。

  ……汗流在脖頸上的黏膩感、令人幾乎睜不開眼的炙熱的日頭,還有芭樂園四圍竹葉沙沙摩挲的響聲……無法計數的水蛭在小羊仔膨脹的醜體上扭動著貪婪肥腫的軟軀--我第一次見證一場死亡的過程,並且意識到,「死亡」是可以如此不經意地,就被遺忘了……

 

 

 

圖:daumier-Don Quixote and the Dead Mule 1867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