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5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幾天在公車上發生了一件讓我後悔不已的事。

  當時因為是尖峰時段,車廂滿是乘客,我挨擠在司機座位的後方,在我欲下車的前二站時,上來了一對七、八十歲的老夫婦,他們危危顛顛地站在車門旁,衰老而無力的勉強撐著身子。前面便是博愛座,第一個座位上坐了一個中年婦人,她大概認為她已屬於〝老弱婦孺〞類了,所以沒有起身讓座;在中年婦女後面的博愛座上則坐了兩個年輕的女學生,靠窗的那位一直盯視著窗外、靠走道的這位則低頭假寐;車行過了一站,還是沒有人起來讓座,我想擠到女學生的座位旁去提醒她們正坐在博愛座上──然而,最後我只是經過那對老人身邊很禮貌地下車,什麼都沒做……

  在車上的猶豫、什麼都沒做地下車,整個過程像經歷了一場犯罪現場,下車後的我,很後悔,非常的後悔,我和那些坐在椅子上的人並沒什麼兩樣,並不是因為我沒霸佔著博愛座或沒機會禮讓就表示「罪不在我」,該出聲的時候我沒出聲,該站出來的時候我沒站出來,所以我和那些人有什麼兩樣呢,默然的接受不就代表某種〝支持與認可〞了嗎,這才是事實,其他你說腦袋裏轉的種種善念那算什麼呢?──什麼都沒做不就是一團狗屎罷了!



    孕婦上車沒人讓座    女駕駛僵持8分鐘  

    更新日期:2007/04/29 16:00    記者:記者蔡振源/綜合報導 

    讓座的美德在現今社會已日漸式微。大陸日前發生一起讓座風波,一名孕婦上了客滿的公車後,一直沒人理,女司機透過廣播提醒乘客讓座無效,乾脆不開車,僵持了八分鐘,終於有人讓座,車子才啟動。

    大陸媒體報導,25日上午,王姓孕婦在姐姐攙扶下在公車站上了車,車廂內立刻響起「請給老弱病殘孕乘客讓個座」的語音提示。她向女駕駛員點頭示意,然後順著人潮站在愛心座旁邊。

    讓座的提示音響了又響,車廂內仍沒有人讓座。雖然有些失望,王婦仍靜靜站著等車子啟動。這時突然聽到張姓女駕駛員的聲音:「誰家沒有老人、孕婦和孩子啊,難道不能給這位孕婦讓個座?」

    王婦有些不好意思,覺得全車乘客目光都對準自己,但還是沒人讓座。為避免尷尬,她主動走到後門邊,女駕駛員再次一遍遍按響語音提示,直到坐在最後一排的一名年輕女子讓座,車子才開。此時已經整整過了8分鐘。

    王婦心存感激地記下公車車號和駕駛員編號。記者尋線找到公車張姓女駕駛員。

    巴士公司書記說,從保證孕婦乘車安全、避免客傷事故來說,司機沒什麼不對。應該反省的是乘客,如果真有乘客來投訴,他也許會問對方,怕耽誤時間為什麼不讓座?所以車隊會嘉獎女司機。不過,書記還是建議駕駛員可以採用其他變通辦法解決類似事情。

 

(圖片提供:Hacken)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最近在讀由孟祥森翻譯,桂冠出版的《死靈魂》(另名《死魂靈》)。這部小說,果戈里從一八三四年開始著手第一卷,到一八四二年完成,共用八年,大部分是在一八三七年秋冬兩季和一八三八年前半年於羅馬寫就的。〈卷一〉的第一篇到第八篇,描寫契契可夫打算實行他荒謬的打算,也就是〝購買死奴隸──死「靈魂」──由於這些死奴隸的名字還留在人口調查表上尚未註銷(在註銷前地主仍需為他們付稅),所以可以當抵押〞;地主名下的奴隸愈多,代表他的資產愈豐、社會地位愈高。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九屆磺溪文學獎 徵文活動

● 參加資格:

    (一)  、本籍彰化縣。
    (二)  、曾於彰化縣就學、工作一年以上者。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奚淞/落葉賦
   
    之前,我並不知道黃舒駿有一首歌叫「未來的街頭」──我一直都是比較喜歡他的「馬不停蹄的憂傷」,今天第一次仔細聽了「未來的街頭」的歌詞,很自然地想起了奚淞的一篇舊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她忍住不平的情緒,故做鎮定地去了趟洗手間,再返回自己房間;若在過去,遇到這種情形她必然直衝回房間,任充滿腦海的怨惱和委屈,像不斷自生繁殖啃噬的病菌讓她全身發抖,緊咬牙根卻禁不住淚水潰堤,斗大的淚珠瞬間成狂洩急落的大雨,腦海不斷重覆著母親帶刺的語句……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PICASSO/酒館留聲機(王菲:不留)

  我努力將自己沉入必要時可以自救的思考中,往往在這個時候(有時是極為短暫的片刻),我的意識因能專注思考而覺醒,繼而感到恐懼如被點燃的紙上火燄急遽擴大並將我吞噬……我無從得知其他人是否也有相同的經驗,因為這樣的體驗或想法,一旦明言就會變成荒謬的妄想──那些和科學無關的部份:異象、狂想、神喻……或有人曾表示看見思緒的流動,種種因無從得到檢辨證實的,稍一不慎即會成為療養院病歷上的一目。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看電影「Smoking/No Smoking」是在<Sun Movie 年代>,那時候,Sun movie電影台的確播出了不少國外參展的好片子及經典之作,包括《詩人之血》。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早終於讀完《酒店》,或是因為連著幾日熬夜,全付精神浸在小說裏骯髒齷齪潮溼陰暗的酒店裏的酒精裏,對於故事情節與現實生活中不間斷的社會新聞竟有些分別不清了──一樣墮落、醜陋、悲苦、腐敗,中下階級底的不幸與徒勞振作一樣令人意冷心灰。

    難過像潔維絲那樣不幸的女人在現實中真的很多,即使有機會逃開,她們最終仍選擇逆來順受、隨波逐流……啊,另一種斯德哥摩爾症候群帶來的毀滅,在彷似酗酒的後遺症狀中我必須趕快清醒。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在警廣節目中聽到「Alone again (Naturally) 」,我剛上國中,告別了單純無憂的童年,新的環境與朋友,我不擅於融入環境,與同學總感到些許不同,偶爾碰觸到莫名的寂寞與愁悵,卻不知該如何面對處理;余光介紹這首歌,我不懂英文,不解詞意,但一直記得唱這首歌的人的故事……這是他的成名作,出版不久就衝上美國Billboard排行榜冠軍,雖然很受歡迎,但由於他不願向商業妥協低頭,所以很快就又回去加油站打工……Alone again (Naturally),寧願寂寞嗎?所以……當然再孤寂……在「Alone」「Again」「Naturally」的單字裏,我似懂非懂地拼湊著我青澀的寂寞歲月……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一‧

      不能用尺衡量的愛情
      追逐著短暫的永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年三月在「無名」開始經營酒館,一陣摸索,漸漸有了些樣貌,雖然自身的部分做得不好,在「人氣」的壓迫下,倒也多少得了些充實的好處。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彰化縣素有文化城之風,文化局對於文藝之推廣不遺餘力,希望此次藉由辦理「磺溪文學作家」系列講座,邀請不同風格的作家,由作家親自介紹其作品,讓大眾能更深入了解作家本身、寫作動機和精采作品,體驗多元化文學之美,進而培養民眾文學素養,提昇文化生活品質。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的名字曾讓某位朋友連想到毛姆,為什麼會連想起毛姆呢?別問我,因為連我那位朋友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人的思路是奇妙到往往連自己都無法解釋的。最近讀完毛姆一冊短篇小說集──他的小說也很有相似的特色,總是出人意外。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挽髮飛昇?─何懷碩

    何懷碩教授是我相當欣賞敬佩的學者。在出版社工作時,榮幸能有幾次與他閒聊、一起吃水餃的機會,他的生日也是11月3日,當時出版社總編沈姐還說到時候老小兩隻蠍子該要一起過生日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在清晨六點多決心起床前

牆上的鐘我已忘了瞧過幾回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是什麼樣的塵埃封鎖了天空

    灰朦中,世界暗淡了

    太陽躲在雲層裏

    沙塵包圍著雲朵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街角的神秘與憂鬱(Mystery and Melancholy of a Street)-1914

似曾相識的景致

斜陽照射的街角上;有一少女手持圈環(玩具)奔馳而去。灰暗的天空下一面旗子正在飄動。右邊建築物的對面是個廣場;同時似乎還立著一尊銅像,只見其長影。被影子牽著跑的少女,其存在感顯得相當沉默,好像少女本身就是個影子。正前方的空馬車彷彿在等待什麼?此畫乍看之下雖然十分寫實,但仍非所謂的具像畫,建築物及馬車均被單純化,如同夢中的景物一般。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地獄之夜─韓 波

    我吞下一粒極毒之藥。──對給我勸告,表示多次感激!──內腑焚燙。毒性的猛勁絞緊我的四肢,扭曲我,使我倒地。我乾渴,喘不過氣來,無法呼叫。這就是地獄,永恆的痛苦!看火光如何揚起!我應該焚燒。去吧,惡魔!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閉幕後的舞臺突然小了一圈。在黯黃的燈光裏,只有一面可以看看的桌椅櫥櫃顯得異常簡陋。演員都忙著卸裝去了,南宮嫿手扶著紙糊的門,單只地在臺上逗留了一會。

  剛才她真不錯,她自己有數。門開著,射進落日的紅光。她伸手在太陽裏,細瘦的小紅手,手指頭燃燒起來像迷離的火苗。在那一刹那她是女先知,指出了路。她身上的長衣是謹嚴的灰色,可是大襟上有個鈕扣沒扣上,翻過來,露出大紅裏子,裏面看不見的地方也像在那裏火騰騰燒著。說:“我們這就出去--立刻!”此外還說了許多別的,說的是些什麼,全然沒有關係。普通在一出戲裏,男女二人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會面了的時候,劇作者想讓他們講兩句適當的話,總感到非常困難,結果還是說到一隻小白船,扯上了帆,飄到天邊的美麗的島上去,再不就說起受傷的金絲雀,較聰明的還可以說:“看哪!月亮出來了。”於是兩人便靜靜地看月亮,讓伴奏的音樂來說明一切。

  南宮嫿的好處就在這裏--她能夠說上許多毫無意義的話而等於沒開口。她的聲音裏有一種奇異的沉寂;她的手勢裏有一種從容的禮節,因之,不論她演的是什麼戲,都成了古裝戲。

  出了戲院,夜深的街上,人還未散盡。她雇到一輛黃包車,討價四十元,她翻翻皮夾子,從家裏出來得太匆忙,娘姨攔住她要錢,臺燈的撲落壞了,得換一隻。因此皮夾裏只剩下了三十元。她便還價,給他三十。

  她真是個天才藝人,而且,雖說年紀大了幾歲,在臺上還是可以看看的。娘姨知道家裏的太太是怎樣的一個人麼?娘姨只知道她家比一般人家要亂一點,時常有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來,坐著不走,吃零嘴,作踐房間,瘋到深更半夜。主人主母的隨便與不懂事,大約算是學生派。其他也沒有什麼與人不同之處。

  有時候南宮嫿也覺得娘姨所看到的就是她的私生活的全部。其他也沒有什麼了。

  黃包車一路拉過去,長街上的天像無底的深溝,陰陽交界的一條溝,隔開了家和戲院。頭上高高掛著路燈,深口的鐵罩子,燈罩裏照得一片雪白,三節白的,白的耀眼。黃包車上的人無聲地滑過去,頭上有路燈,一盞接一盞,無底的陰溝裏浮起了陰間的月亮,一個又一個。

  是怎麼一來變得什麼都沒有了呢?南宮嫿和她丈夫是戀愛結婚的,而且--是怎樣的戀愛呀!兩人都是獻身劇運的熱情的青年,為了愛,也自殺過,也恐嚇過,說要走到遼遠的,遼遠的地方,一輩子不回來了。是怎樣的炮烙似的話呀!是怎樣的傷人的小動作;辛酸的,永恆的手勢!至今還沒有一個劇作者寫過這樣好的戲。報紙上也紛紛議論他們的事,那是助威的鑼鼓,中國的戲劇的傳統裏,鑼鼓向來是打得太響,往往淹沒了主角的大段唱詞,但到底不失為熱鬧。

  現在結了婚上十年了,兒女都不小了,大家似乎忘了從前有過這樣的事,尤其是她丈夫。偶爾提醒他一下,自己也覺得難為情,彷彿近于無賴。總之,她在台下是沒有戲給人看了。

  黃包車夫說:“海格路到了。”南宮嫿道:“講好的,靜安寺路海格路。”車夫道:“呵,靜安寺路海格路!靜安寺路海格路!加兩鈿罷!”南宮嫿不耐煩,叫他停下來,把錢給了他,就自己走回家去。

  街上的店鋪全都黑沉沉地,惟有一家新開的木器店,雖然拉上了鐵柵欄,櫥窗裏還是燈火輝煌,兩個夥計立在一張鏡面油漆大床的兩邊,拉開了鵝黃錦緞繡花床罩,整頓裏面的兩隻並排的枕頭。難得讓人看見的--專門擺樣的一張床,原來也有鋪床疊被的時候。

  南宮嫿在玻璃窗外立了一會,然後繼續往前走,很有點掉眼淚的意思,可是已經到家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沈光文詩文碑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