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清晨,天微開


在「灼熱的生命」演唱會上,薛岳感慨的說: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伊斯坦堡的鄉間小路(攝影:鳥人)


──有些東西她必須找回來以填補那些被丟掉的黑洞──她想起《冬日將盡》裏席薇亞充滿希望的那一個清晨,宛如迴光返照那般明亮快樂....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現在的頭髮比這張還短喔~~~ 
        昨晚剪髮時,我跟髮型師Ivy搭訕:「將長髮剪成短髮,是不是讓妳比較有成就感?」

        Ivy愣了二分之一秒後,略帶靦腆的點了點頭,說:「當然囉!修剪長髮頂多只能打打層次,不能發揮創意造型……」。

        「所以如果我要理光頭,妳也就得不到成就感囉?」

        她笑得極為可愛:「嗯,而且我絕對會老實建議你不要理光頭,因為你的頭型正是最不適合理光頭的那種……」。

        還真誠實!不過坦白讓我們展開了餘後的愉快交談。分手時我留了酒館網址給她,要她來說她精彩的「凌晨四時網咖裏的愛情故事」。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殞落的傳奇-呂赫若 (1914~1951?)

呂赫若 

  ……正在矇矓沉睡的街市,由於鄉間農民的湧來才把它搖醒。但雖是這麼說,街中央的樓上還是陷在深深的醉夢裏,只有街邊污髒的洋鐵屋簷下的市場和破舊的板壁是擠磨著,充滿了騷鬧。人們用了剛剛起來的臉色不斷地叫著,在空氣新鮮的早晨跑來跑去。看來如像耽心、競爭、怒號、歡喜在那兒捲成了一個漩渦。

 

                ──文摘自「牛車」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